江山代有才人出──家長篇(二)

面試完了。

我收到面試評核表,駭然發覺評語是「條件性取錄」。

我好奇地問兩位面試官。得到答案及原因後,只有苦笑,繼而苦笑。既然有決定,就要照標準程序執行。

「我都話我個仔掂架啦。你們這些無能職員,不要妄想阻著我的兒子飛黃騰達。亞洲第一,都係要跪求我個叻仔入讀!」這是從通知同事的電話聽筒傳過來的聲音。聲音之響亮,可想到說話的怪獸家長是如何的意氣風發。

同事們都敢怒而不敢言,也在怪那兩個面試官,為何會收一個這樣的學生。當然,大家的憤怒,我完全明白。

到了交留位費及交回已簽署的取錄信一刻,那位怪獸家長還忍不住放肆地罵這罵那,還向同事指明要我出去見她,而她的寶貝兒子,毫無表情地站在母親身後,一切有人代勞。旁觀的,倒以為是那位母親彩票中獎準備入耆英學苑,而這位年青人對入學,似乎興趣全無。

幸好我早有準備,已著同事說我整天在開會,有事留言;而我在這家人到後,特地找個隱蔽地方特別觀察一切。我不是怕這位怪獸家長,而是希望印證一些自己的推斷與觀察,大前提是,不要失去理智與怪獸家長面對面爭吵,浪費時間。當年自己剛畢業時在新巿鎮青年中心一個人面對四十多邊青圍著我也面無懼色,怎會怕這些嘍囉?說穿了,這只是一個自卑到極點而以自大行為掩飾個體的可憐人。

這家人離開去慶祝後,我與同事商談。「不要給我算中,這位年青人不會在這裏就讀」。同事們都目瞪口呆,不知所以。我在觀察後,有這樣的結論。

日子飛逝,轉眼已是事發後三個月。

同事照常工作,知道這位年青人還未交文件及成績,證明符合條件性取錄而入學,於是致電找他。聽筒的他平靜地說,他不符入學資格,會將成績單資料寄來,以辦理留位費退款手續,背後當然是一輪那位女士的謾罵聲。

同事問我,為何預知年青人未竟全功?

我只是依自己的經驗及直覺推斷。其一,以年青人及怪獸家長的舉止,年青人應完全沒有入學的意圖,報讀只是怪獸家長的一廂情願;其二,若此說屬實,那年青人大有機會以成績令他的母親奸計不能得逞;其三,要破壞母親的計劃把她氣個半死以換取自由,要不就拿很好的成績去外國,要不就用達不到條件性取錄的差劣成績令事情無法轉圜;其四,硬要兒子入讀這所院校的一個收生要求不高的課程,怪獸家長不是為了達成她那輩未了的心願,就是用來在同輩中炫耀,或至少自我感覺良好,在同儕中不致沒面子,總之,不會是真心由兒子的角度出發為他著想。

最後,年青人以這個殺手鐧來教訓其母親:英語水平試未達要求。小朋友,你的報復手段也未免太絕了,兩敗俱傷呀!

其後的個多月,同事收到怪獸家長的糾纏電話:「真的沒法子通融嗎?給我兒子一個機會不行嗎?還有學額剩嗎?以教育角度及照顧家長的感受,你們怎麼可能這麼狠心?」怪獸家長也夠毅力,一直至開學兩個月才知難而退,而她的語氣,也由最初的聲大夾惡,變為後期的憂心忡忡。連入學英語水平也不達不到,怎能給你兒子機會?況且,你兒子想在本地唸書嗎?你有坦誠地與兒子商談,了解和尊重他的意願嗎?

怪獸家長立心不良,方法錯誤,傷害親子感情,斷送兒女前途。唉,這些悲劇不斷地重演,怪獸呀怪獸,何時才醒覺過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怪獸家長, 有教無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江山代有才人出──家長篇(二)

  1. Kai says:

    我為何不覺得這是年青人有預謀的行為, 反而像是一個怪獸過份高估年青人成績而得出來的正常結果??

  2. Kai says:

    自身經驗吧, 即使反叛還是會維持某一特定水平, 既達到目的又不會和自己過不去, 如果有能力不會專登推低英文而是向其他埋手…

    p.s. 太耐冇留言, 都唔知你個blog開始考起幼稚園數學…

    • Derek Greyhound says:

      太多垃圾留言來襲,唯有用這非常手段。

      嘗試用另一角度思考。小朋友成績不是太差,不達薄扶林資格,不代表是不合格。他可以到外地二線大學唸書,這是關鍵。

  3. 收買佬 says:

    黃興桂話齋﹕未完場就唔好慶祝住。只係conditional offer﹐個阿太就開晒香鑌﹐
    最後瘀晒都無得好怪人

    同埋作為一個ex-反叛少年﹐我都心有靈犀地覺得個後生仔會玩野﹐但當初只想到係
    收左但唔去讀之類。而家竟然係自殺兼殺埋自己父母﹐呢杯毒酒都算太厲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