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來補選淺談

福來區補選於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舉行,將選出一名議員,接替年初因病逝世的白鴿黨議員趙葭甫。

由於自己工作繁忙,加上不在香江,只能以有限的資料與時間,簡單說一下這次補選,希望幫助大家認識這次補選及其戰略意義。由於個人掌握的資料只及七月初,故分析談不上深入和完整,估計更談不上準確,只能用作參考大綱,唯望讀者見諒。

白鴿黨連啟業、慈雲西及福來,已有三名區議員於任內過世,加上前總幹事爆出道德醜聞,白鴿黨真箇是禍不單行。上兩次無論派出上任的助手還是黨友也未能收服失地,今回佔盡天時地利人和,若仍未能勝出,只能感嘆天將亡我。

今回對戰。由供完會派出年青戰將,力拼白鴿黨的地區樁柱。戰略上。這議席對白鴿以至泛民來說十分重要,因為福來乃前白鴿大將,現時人民力量骨幹大舊業八十年代起家的老巢,也是大舊業交棒予阿趙延續泛民於荃灣半壁江山的重要部署,福來若不幸失落,差不多標誌著泛民於荃灣區的最後一道堅壁保疊的陷落。

此外,泛民各派雖在荃灣區議會仍有五位區議員,但自白鴿黨鄺國全於上屆給泛左傾全力打敗後,泛民於荃灣區已再無力串連及發起大型行動,各議員只能力求自保,希望今屆力保議席,已無能力具備策略性思維部署和作出主動搶灘。相比起昔日大舊業領軍時與泛左各據半壁江山分庭抗禮的局面,已不可同日而語。

反觀另一邊廂,供完會今回的戰意不及前時鮮明,今回派出的年輕幹事在區內活躍年多,經驗尚淺,部署也未見得必須拿下此仗,反似是長線投資,期待今年十一月大選或是下一屆選舉。由於這回補選後的任期甚短,三個月後又將會再動干戈,加上十一月的福來選區將增加香車街街巿一帶的舊樓,對網絡較完善的建制派有利,是以若今回供完會只是僅敗百多票左右,不難在十一月趁泛民應付全港選舉無力全力應戰而反先。而供完大將供完繁帝將會班師返回港島出選立委,接手人與各派協調未完全明確的情況下,戰意反不及白鴿般鮮明。

福來選區主要由三部份組成,分別是歴史悠久的福來邨九座、較中產的荃錦中心兩座,及路德圍一帶連昌樂大廈等十五座的私人樓宇群,人口接近一萬四千人。當中福來邨人口約八千五百,佔選區總人口百分之六十,其餘私人樓宇人口約五千五百,推算荃錦兩座有約一千人居住,路德圍人口推算為四千多。而選區選民人數接近八千。以此推算,福來邨選民人數約為四千八百,若能在四座長型福來樓宇中佔優勢。勝算自然較高。而值得注意的,是區內六十五歲以上老人家人口佔全區人口超過百分之二十,一人家庭佔全區戶數接近百分之十四,從事基層職業人士偏高,及超過百分之四十的勞動人口月薪不足八千元。是以能針對長者及勞動階層旳政綱與政績,較能得到選民支持。

社區問題方面,區內的居住與環境衛生,與老人福及勞工問題,都是候選人主打的重要議題,好像是福來邨的維修,公用地方,特別是休憇設施的清潔問題,與邨內各項維修引致的環境問題,都是福來邨街坊切身的關注事項。而區內老人家缺乏足夠長者活動與伸展地方,也是區內居民感到需要改善的地方。而路德圍居民面對區內眾多食肆引發的環境衛生與噪音困擾,已是多年未能解決的死結。此外,長者到區外公立醫院覆診的交通安排,與荃錦中心地下成為十大最多人中六合彩之一的投注站於投注旺日引發的環境衛生問題,相信也是候選人的政綱之一。

供完會派出的葛兆源,以年青學歴高及供完會一貫的地區網絡發展系統方法,以密集的地區工作,逐步建立支持網及蠶食對手地盤。而他雖然以成長於福來作宣傳,但年資未及對手,加上地區工作成果未算特別豐碩,加上物資人手也似未如前時般充裕,故只能以網絡戰盡量鞏固支持,但牌面勝算較低。

白鴿黨派出身為福來邨一所幼稚園的校長梅綺玲出戰。梅氏長於福來邨,也是昔日泛民支持者的活躍份子,於趙氏患病後,已開始接手區內的社區工作。她雖然得不到邨內任何互委會的支持,但她於邨內長大,又是邨內幼稚園的校長,與福來街坊熟稔,足可抗對手主打區內成長的宣傳。而她似乎也較對手爭得較多路德圍大厦及荃錦中心的居民組織和商戶支持,可被看高一線。而她較大的弱點,是形象不及對手鮮明和活力稍欠,和社區經驗較淺。

由於區內競選氣氛不太強烈,故大膽估計投票率不及上屆,約為百分之三十二至三十六之間,二千九至三千人投票。稍看好白鴿黨否極泰來勝回一仗。梅綺玲應得千四至千五票,佔百分之五十二至四左右;而葛兆源可得千三至千四票,佔百分之四十六至四十八左右,這建基於白鴿全盛時期也只能在這區得百分之六十六,及白鴿應沒可能全取上回之千七票,加上零八年泛左在此區得一千一百多推算。

若白鴿黨在如此有利條件下仍未能勝出,那他們今年十一月的成績實難以教人樂觀,而泛民在十一月各自為政下,選舉結果實難有所驚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0 Responses to 福來補選淺談

  1. Democracy Delay Nomore says:

    Fair enough, will know the answer 20 hours later

  2. 過路人 says:

    灰狗兄的分析入木三分,佩服佩服。

  3. 范路 says:

    刷了你個blog幾次 沒有沒有 還需有!

  4. 路過 says:

    得知結果
    白鴿只剛剛得過一千票,大敗一千票

  5. 過路人 says:

    2086 VS 1006,白鴒大敗。
    今天有到選舉場地中看,無論白鴒還是供完會,空群而出。例如白鴒,高達、高仁主席、智叔都有現身,區議員方面,遠至新東的柯歷奇,元朗的最年輕議員,都有現身助選。供完會的供完繁帝與耀祖光宗都有現身,泛左的不少區議員都有出現。

    白鴒在荃灣只餘下兩個山頭地盤,相信年底象石的選情也非常嚴峻。年底白鴒的選情真的不敢樂觀。

    • Derek Greyhound says:

      象石如無意外應該會陷落,其餘一席,另一新人地區工作一般,應未能搶回德華一席。

      • 過路人 says:

        灰狗兄可能沒留意,除了象石以外,白鴒還有一個愉景區。

        大舊業將會棄守麗興,恐怕泛民在荃灣的堡壘,可能只有梨木樹了。

        • Derek Greyhound says:

          怎會不留意,那是白鴿上屆唯一自動當選的區域.

          老師應會對新人黨人士,但以危殆程度來看,未及荃灣其餘各區,故白鴿在荃灣可能只剩一席.至於荃灣中心,個人偏向看淡.

          公文袋雙雄上回在梨木東西都大勝,但只因對手太弱,今回第一大黨派明星級新人到來,相信會有惡鬥.若公文不幸一個落敗,那僅勝的其後四年任期也不易過.

          • 過路人 says:

            梨木樹上回是選舉恩怨,還記得當時郁人甚至說「帶孝入門」。

            看現在的格局,第一大黨與供完會應該分進合擊,第一大黨的新星,為北區票王的女友,合第一大黨各路力量強攻其中一區。而另一方面供完會開始亦發力,但戰情激烈的相信是第一大黨的女新星一區。

            泛民在荃灣可以保住三席,已經是蒼天保佑了。白鴒的葵青老巢,亦開始鬆動。

  6. pkl_is_pkl says:

    灰狗兄大跌眼鏡。遞補機制爭議下,泛左選票在基層選區仍大幅增加近一倍,可能是民意轉向保守的徵兆,不容忽視。

    • Derek Greyhound says:

      不只遞補機制。激進民主派屢次在港島旺區阻路衝擊,加上最低工資等,不知會否令市民印象轉差,離棄泛民。

      個人看錯跌眼鏡不要緊,看事態發展再觀察分析吧。

  7. 范路 says:

    只想加插一句…今次輸, 係輸繼任過程。

    這是泛民必須面對的嚴峻問題。

  8. 阻住飯焗 says:

    來學野!希望灰狗大大多D講下、分析下選戰

  9. 過路人 says:

    今天看到大舊霸王的支持者在某討論區留言,為白鴒之敗,票債票償而歡呼,甚至把白鴒與供完會稱為建制派a、b隊,認為他們是真的民主派,而其他人是建制派。真的很無言。

    另外,記憶所及,近兩屆區議會尾段所進行的補選,當選人連任的機會比較高,所以福來的補選對兩大勢力來說,是必勝的一仗。

    • Derek Greyhound says:

      零三年海心補選民建聯勝,但隨後十一月即反敗於民主黨,是為例外,但那是零三年大選社會變天的結果,閣下所言,與事實接近。

  10. fitlow says:

    睇黃毓民接受訪問時,佢對狙擊所有白鴿人的的豪情都縮了,而家話只會狙擊大佬輩,但佢的支持者似乎仍期待大搞。還有話反政棍但又用齊政棍手法的107動力,佢地的動員力都不細,不可忽視。

  11. Kai says:

    分享一二

    白鴿今次只是守著福來邨,期望把邨內的票數盡谷,但對周邊路德圍一帶的舊樓似乎沒有任何開拓票源的方法。反之供完會透過服務滲透其中,包括選舉日為街坊進行身體檢查活動。部分白鴿頭領仍以選白鴿為支持民主力量,然則自公投後人心分裂,這想法實與部分人士的想法擁有極大落差。即使我個人對白鴿=民主說法比較正面,但聽著頭領說的時候卻覺非常”梗耳”。另一方面白鴿擁有不少街坊義工,但因對義工甚為呵護,宣傳時間和力度尤不及擁大量年青人幫忙宣傳(暑期工?)的供完會,決戰日的人手更無法相比。即使對手空有外表內涵空泛,白鴿一部分人輕視對手,認為對方言語怪異能力不足卻也是一致命點。5時左右經過福來白鴿打著選情告急的標誌,實是宣告選情無力挽回。

    • Derek Greyhound says:

      若真的輕敵,那他們只能怪自己。在生死關頭,領導層質素,對戰果有決定性影響。

  12. 過路人 says:

    三四點時往大河道的路口,見到鄺俊宇與一班民主青年在叫咪,而梅綺玲就在台上向路人揮手,與供完會的人夾擊叫咪,這樣叫口號的打法真的很無言。
    人地供完一姐幾次現身去掃街助選,高仁主席出現的時間與之相比,相去甚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