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來補選後記

福來補選落幕,相信結果對泛左陣營來說,是意料中事;但對其他人,特別是泛民陣營的領導,卻猶如喪鐘一樣。

自己只能承認對形勢認識不夠深入,也未能將最後兩週的區內情況與兩陣備選功夫作詳細分析,故得出對泛民過份樂觀的結論,只能自認眼拙。

這個結果,相信對泛民陣營上上下下的打擊甚大,而這次補選結果的啟示,個人認為有下列各點:

泛左網絡更進一步 泛民只能原地踏步

結果顯示,泛左,特別是供完會的空中地底網絡,遠較一般人所想的完善及週密。在下午二時半已可谷出百分之二十四的投票率,著實是對死抱「投票率高必利泛民」的泛民領導一記當頭棒喝。在一個以老人家及基層藍領及文職人員為主的社區,能在短短三年間將網絡擴展差不多一倍,泛左的組織力及動員力實在厲害。

而結果也顯示泛民區選的數大死穴,在零三年區選以後,基本上沒有改善或解決的良方,彷彿只有坐以待弊的情況。首先,連啟業與慈雲西,泛民在三個因現任議員病逝而要補選的區域全敗,而且一次較一次敗得難看,一次較一次給對手迎頭趕上拋得更遠;除了顯示泛民的接班工作成效近乎零以外,也證實了地區居民支持個人多於黨的情況,由各屆立會選舉白鴿未能取回區選票數,再對比泛左的得票,可見泛左的組織票是何等的嚴密,泛民的所謂地區組織是如何的鬆散。在此消彼長下,泛民的地區發展沒可能有樂觀的餘地,反而只有越做越縮的格局。

其次,泛民這次在福來已是派出在當區長大,有參與社區服務的候選人出選,已堵塞對手指責空降的機會,但仍不敵對手年資較淺的年青戰將,泛民在區選的板斧相信已黔驢技窮。縱使在候選人的質素上,白鴿候選人形象較對手稍差,但對手的政績還未十分豐碩,口才政綱等也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在各有缺點下仍要大敗,除了泛民組織力不棣外,相信也與社會大氣候有關。

而這次敗選,更標誌著白鴿上一代的選舉策略,差不多已完全失效。坦白說,縱使白鴿黨的領導如何不濟,但負責今次選舉的,已是經驗豐富及對選區熟識的團隊,但可能是囿於過往的勝利成績,也可能受到領導層決策質素的負累,更可能是未能跟貼時代的進步,白鴿今回的選舉策略只是穩中求勝,卻未能以新的角度及新的策略去應付後二零零七年代的選舉。例子如只以保住福來邨的保守策略,忽略了路德圍基層組織票的開拓與維護;對基本數據掉以輕心,未能準確掌握選區各細部的選民人數與人口特徵;只捨難行易以中距離叫咪宣傳策略輔選,未能近距離接觸選民,掌握選民心態,致未能察覺支持度的逆轉等,都是足以導致敗選的因素。

建制派令人氣憤 泛民營教人嘆氣

雖然建制派跟從官府一樣不知所謂,對官府的政策不是盲目護航,就是卑鄙地要脅分肥,然而今時今日的泛民主派,也不是巿民的唯一選擇。今年泛民在多項政策上的前踞後恭,如在審批預算案一般開支時差點令政府無法應付日常項目支出,以至部份泛民重量級人士在派錢政策上的躊躇進退失據(縱使個人仍認為泛民不支持派錢合理,但民情不是如是想);加上最低工資震盪的餘波,泛民議員屢傳失德等,都令泛民陣營的形象日趨低落。此外,白鴿前總幹事的醜聞,令白鴿的道德形象跌至新的低點,這件發生時間妙到顛毫的醜聞,若能在老人家為主的選區中得到廣泛流傳,對白鴿的形象無疑是致命的打擊,也間接促成白鴿黨這次補選中大敗的結果。

昔日選民未必期望泛民陣營在議會,特別是在立法會中,有很實質的政績,只希望有反對聲音在議會防止一言堂的出現,才令泛民眾頭領得以相繼躋身立法會,然而時移世易,建制派雖然仍是老模樣,但泛民陣營也暮氣沉沉,只能提反對意見,卻未見有太多建設性或具前瞻性的建議,加上過份偏重政治活動及倡議,民生問題上的工作只流於口號式的吶喊和反對,實質作用與成績乏善足陳,也令選民,特別是中產及年青人日漸離棄,在地區政績不彰的情況下,支持度難免江河日下。

而泛民主派在一零年的五一六選舉後四分五裂,今年連串在港島區的衝激行動,雖然招納了不少從未參與政治的年青人投入,卻也嚇怕和趕走了不少支持較溫和路線的巿民,一來一回,未知是禍是福,但若以中大的民意調查果可見,巿民對連串的衝激行動未必全盤接受,若大部份香港人有這種想法,反映在選票上的話,那泛民的支持度就岌岌可危了。

大選在望

十一月的區議會換屆大選逼在眉睫。這次補選的大敗,令泛民中人難以對十一月的選舉有任何樂觀的期望。以白鴿黨而言,雖然號稱派出一百二十五人大軍搶灘,但在地區工作成績、地區網絡、平均質素也不如對手的情況下,當選率實難以樂觀,特別是新人的平均質素與勤奮程度,較年青左派及建制派專業人士遜色,在社會支持度大不如前下,要能突破上屆的五十九席的成績,相信難度頗高。個人估計,若能保住四十二席,已是相當不俗的成績。

而這次選舉結果,對泛民一眾新人來說,猶如一盤冷水,不但信心受打擊,而且在勝望不高,支援不繼的情況下,相信可能有人打退堂鼓,這對實力原已薄弱的泛民陣容來說,實在是雪上加霜。

號稱地區實力最強的白鴿黨的戰情也如此不利,相信其他地區實力更弱的泛民政團,在十一月大選中能獲取優秀成績的機會其實不高。公文袋強榦弱枝,很多候選人落區太遲,若能保有現時的十二席,其實已是相當不錯的成績;竹筍僻處九龍西,但遭郁人力量狙擊,在地區實力與建制派距離越來越遠之際,相信兩敗俱傷的機會頗高。玫瑰黨在骨幹成員離開後聲勢大不如前,加上資源不足,在糧草不繼下,相信成績止於個位數字。至於在以候選人服務政績為主的區議會選舉,主打政治議題而落區時間又短的郁人力量,相信難有好成績,除非今年選舉主軸返回零三年大選一樣,成為政治信任投票,則當作別論,但個人相信出現的機會較微。

在零三年大選大敗後,建制派勵精圖治,部署精密,於零七年已能奪回大半江山,再加這四年的深耕,相信今年大選中,泛民政團實難纓其鋒。如今建制派的戰略目標,應可於這一年實現,因為在整個戰局中,要削弱泛民的影響力,莫過於將泛民的後勤地區力量消滅,那蹲在昃臣道的領導們頭重腳輕,絕不能如以往般揮洒自如。泛民欠缺地區力量及椿腳,地區代表性大大受損,地區資源也將被建制派壟斷,泛民新人也將被隔除在地區的委員會之上,日後建制派在重要政策上,應能發動各區區議會通過有利自家組織的動議,挾民意自恃橫行,為官府各種倒行逆施政策保駕護航,或以地方挾持中央,逼令官府讓步。十八個區議會中,第一大黨已霸佔九個主席位置,這情況在十一月大選後,相信會更加一面倒。不知口中常說要保持地區議會平衡的官府,會否在年底委任泛民人士入各個議會,以平衡一言堂的局面?

要實現這個戰略目標,最有效的方法是打殘泛民的地區力量,而削弱白鴿黨,是事半功倍的做法,因為白鴿黨擁有最多的區議員,若白鴿黨在多個區議會行政區都被針對地追擊導致沒有地區議員當選,那白鴿黨的全港各地區代表性自然大打折扣,其他泛民團體也更無力在各區建立地區支持力量,不是在今屆給殲滅,就是等待在下一屆區議會大選被建制派圍剿,建制派統一各區天下的如意算盤,應是如此打響。此外,針對性消滅白鴿黨二線人物,也令白鴿黨出現青黃不接的情況。看上屆及今屆選舉前,二線人物不是輸掉議席,就是失德被逼離開,又或不幸染病,差不多已達良將已盡,無將可用的境況。仍靠一眾八十年代明星支撐的白鴿黨,怎能延續香燈,告訴年青人說,這是一個有前景的政黨?

由是,對泛民今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成績,實難教人抱持樂觀的態度。

旁記

老巢陷落,相信百感交集的,非大舊業莫屬。

昔日大舊業在荃灣呼風喚雨,由福來起家,屢挫泛左建將,帶領白鴿黨及其盟友,與建制派各佔半壁江山,令荃灣居民「見光頭即選」之說不逕而走。今番看到多年戰友病逝,又無力取回老巢,致令根據地落入敵手,相信最感不是味兒的,也是他這位從政二十五載的資深議員。

今番補選,相信教大舊業十分為難,因為身處郁人力量,有議席空缺自應派人出戰,並全力支援,可是,議席原出自一己一手帶出的舊戰友手中,派他人爭奪,於心不忍,只因阿趙也算半個自己人,與各基層團體也間有合作,更在一零年五一六選舉幫過忙,在全無勝算下派其他人出戰,白白雙手奉送議席予對家,絕非其個人意願;加上,白鴿黨派出的候選人與自己也有淵源,若強行派人爭逐議席,只會鷸蚌相爭,漁人得利。加上他自己早前因巿民危企跳與警察殉職一事中受千夫所指,個人形象嚴重受損,高調可能引起反效果,今番以外人態度觀戰不插手,也令兩虎相爭徒益外人的情況不出現,已是竭盡所能,不能太過指責。

而好些站於泛民光譜較邊端人士,於選票結果後幸災樂禍,說這是票債票償的結果,可能過份樂觀與一廂情願,也教人想起「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的對聯。畢竟,區議會選舉,候選人政績,地區網絡與候選人質素,仍是主宰戰果的三大重要因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2 Responses to 福來補選後記

  1. 阻住飯焗 says:

    想不到大大會借本次補選,順道指明泛民的不足

    而,建制派卻早已年輕化,並且開始了多元化~~~這部分我不太認同大大所說,建制派”仍是老模樣”

    新人袋,走的和以前的豉油有所不同,更似是建制中的公文袋,是行或不行,一選便知

    豉油是日薄西山

    供會是否安於只成為建制老二?民記能否和供聯協調成功

    快將分曉

    • Derek Greyhound says:

      建制派的老模樣,是他們的作風;建制派的年青化,是他們逐漸以年青新人換舊人或年事已高的上一輩,兩者所指有所不同.

      第一大黨與供完會走向分工多於競爭,似更合局勢發展:第一大黨找更多專業人士攏絡工商界,供完會往基層紮根,情況與澳門的兩大左派勢力相近.他們或有競爭,但有龍座一錘定音,總較泛民的協調來得有效率.

      豉油盡地一煲,成敗看十一月了,個人對其發展前景較悲觀.

      新人黨找到了巿場空隙,但成員多缺乏經驗,要看其骨幹是否仍習有官場之氣,才可判斷其軍之勝算.若仍以官府心態辦事,那成功機會不高.

      • 阻住飯焗 says:

        今日見到一新人袋的幹事在”dv”(鍵盤隔壁)上大嘆 “上頭” 使下屬士氣低落,恐怕十一月,未戰已有敗相…

        • 過路人 says:

          看新人黨的格局,依佈局於立法會大選多於區選。
          不過照牌面看,新界西機會較大。

          而供完會與第一大黨,是協調,不會競爭。因為分開光譜對泛左勢力爭取更多支持有利。

  2. Democracy Delay Nomore says:

    中亂辦早已统籌區選, 建制派中的民賤, 拱完同鼓油及身痕党大概巳協調好。飯民今次好難打,中亂辦更已種票成功,議席是予取予携。只是他們仍堅守其433分配定額,四百多議席只留三成即約100給非我族類,180為共党班底(已包括党內不同系統),另一百為拉攏對象 (如鄉事)及友好(鼠王龐竺之流)…………………….

    • Derek Greyhound says:

      2007年選舉後,泛民也只佔所有議席百分之二十九;加委任後更跌至百分之二十二,今屆怎樣有三成巿場佔有率?

  3. 過路人 says:

    今次補選,灰狗兄的分析,可謂入木三分。

    明顯地泛民與建制派愈來愈不同的是,是泛民對選民的親切感減少。
    以前泛民選各級議會所向披靡,原因是甚麼?原因是他們的熱情,與市民的親切感很高。

    就以今次白鴒的候選人為例,這位幼稚園校長與供完會的後生仔比較,供完會的後生仔的親切感較大。
    就算連郁人力量的非官方討論區,都有人說這個供完小子晚上十一點仲在競選,相對於這個校長,可以說甚麼。

    泛民輸,就輸在他們與市民疏離了。
    時代變了,市民要的區議員,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區議員,而是要與市民有親切感的區議員。

    小弟年紀輕,未經歷過八十年代的選舉,灰狗兄可否與我們分享一下,八十年代泛民的候選人,他們的特質是甚麼?

    • Derek Greyhound says:

      簡單地說,泛民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初候選人朝氣勃勃,又多為社工,教師或律師,總較泛左大部份是街坊保長或商人來得較有親和力與朝氣,也帶給選民清新而有希望的感覺.而現時的情況,似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主客互調.

      • 過路人 says:

        小弟有以下的看法,不知道灰狗兄是否同意。

        可能是泛民以往贏得太易了,他們慢慢變得官僚化,失去以往的清新希望。他們往往認為,只要高舉民主二字,選票就會來。但是一直以來變的都是老把戲,雖然現時的制度對泛民有很大的局限,但是泛民往往安於現狀,變成沒有了建制就不會生存,從改變建制變成依附建制。

        反之建制的政黨,了解自己在政治立場上是負分,所以他們改以親切的形象來補回這些分數。比起泛民,他們表面上做事比泛民更努力。

        就以高達為例,以往高達的硬照,看下去是一個高高在上的議員,但上回議事堂大選,高達才改回一張「充滿朝氣」的硬照。

        高仁主席在處理派錢一事上,明顯是進退失據。否決了臨時撥款議案,被建制派攻擊。明明這件事是建制派的問題,但是白鴒缺乏一個論據有效地反擊建制派的指責。

  4. 過路人 says:

    看新人黨的格局,依佈局於立法會大選多於區選。
    不過照牌面看,新界西機會較大。

  5. 范路 says:

    不想說太多以前幾好, 而家幾鳩的說話了…只需睇下觀塘點樣一夜垮掉, 然後肥仔明剩識派禮物, 袋巾繼續打飛機, 見微知著, 就知道泛民未來發展方向, 將會有幾個行政區被全線統戰.

    觀塘, 東區, 灣仔, 油尖旺.

    未來泛民的生存之道, 或許,應該集中攻幾個剩落黎有望過半的行政區。但如果今年又被食晒(真係唔想事事看得那麼悲觀),大家都係等住移民啦。

    • 過路人 says:

      觀塘漬敗,這是泛民的議員不爭氣,單以藍田為例,以前泛民四比建制一,現在反過來是建制四泛民一。

      深水埗應該會受到建制派與郁人力量的強勢挑戰。而葵青保住現有議席就要劏雞還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