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黑暗的日子

如果說今年的九月三十日是香港有史以來最黑暗,最教人感到氣餒的日子之一,我沒有反對。

林D9拜官

誠如論者所言,官府在沒人可揀及論資排輩的傳統下,將民望低落的林D9升為政務司司長,著實是教人嘆氣的一著。林氏在任憲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時雖不致一事無成,但對尊貴們及傳媒的對答真的未如人意。嚴格來說,他絕對做到上司要他做的事,但這些事是否合情合理,則真的是見仁見智。最教人不安的,是我們要把一個民望低企,公眾認為不合格的人,接受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重要官員,令「民望越低,官階越高」成為官場的潛規則,怎能教人對本地的發展抱有希望?

外傭官司

外傭居港權官司第一回合已有結果,隨後而來的,相信是連綿不絕的上訴訴訟和民間的猛烈批評。其實,無論結果如何,香港社會及香港人都是大輸家。判決只令外傭有申請居港權的權利,但慣於只顧自身利益而又抱雙重標準的本地人,當然易受唆擺而不問情由地反對,而煽情的反對在當今經濟不佳的情況下,也就更有巿場,如同當年反對內地人有居港權一樣。

其實,香港已沒資格說是一個世界級的城巿,因為本地排外心態重而欠缺包容,既自我本位地反對經濟較落後地區人士移居本地,也因教育環境等問題難吸引好的人才落戶香江,世界融爐包容匯聚不同地方人才的國際大都市,只是官府描述香江的指定形容詞,空洞而沒有意義。回想當年香江出現信心危機時,外地社會有否極端決絕地反對本地人移民?為何那些雙重國籍的所謂有識之士,高舉旗幟叫喊非本地人滾出香江?為何那些無恥而又唯恐天下不亂的政客,肆意挑起群族仇視排外情緒,令本地人日復日地卑鄙起來?

區會大選

看到區會大選的提名表,看到建制派差不多可以一統天下,掌控十八個區議會的大多數議席玩弄扭曲民意;看到吃慣政治綜援的委任議員仍可不知恥地以公帑支持自己落戶社區,再走出來不公平地挑戰現任候選人,以公家錢支援自己參選;看到本地人的品性將被多年的小恩小惠侵蝕而不斷墮落下去,將本地人只重眼前著數,不問是非黑白的價值觀再根深柢固地深深植根於香江人心坎,培養成世界數一數二自私自利目光如豆的族群;看到泛民陣營的終極衰落和不爭氣,預見本地政壇將變成一言堂,凡此種種,怎能令人對香江社會的發展抱持希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政經心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8 Responses to 最黑暗的日子

  1. 南宮夫人 says:

    沒有最黑, 只有更黑 !!

  2. 收買佬 says:

    係大力大佬你出此文前﹐我還真未看過一篇像樣的文章係關於外傭爭取居留權的。無
    論撐定反﹐都係on99。想補充數點﹕

    1)一旦外佣做了三粒星本地人,僱主仲需唔需要提供食宿?這可參考一下那些點都
    要做expat 的高級洋員,如机師及投行員工; 注意的是不論3580定係28一小時,只
    是最低工資,大把人出不只此數.

    2)就我家而言,我媽和她的外佣,與及我自己屋企和我家外佣,早就做了多年,合
    作無間相敬如賓,一旦老政要求釋法,或用行手段了事,那真不知如何是好……坦
    白講,我家個案恐怕才是主流個案•

    3)這又帶 出另一個問題,為啥要搞這單JR?有無必要?請發表一下,但請不要引
    用吾之19老師張達明和戴耀庭的屁話;

    4)最後,有無人想過真正的本市人?無論官司輸贏,其實最後都是輸了?and I am
    not talking about monetary issue solely here.

    • Derek Greyhound says:

      個人簡單的見解.現在最虛偽反對最烈的中產,昔日有不少人到過他鄉坐移民監,那時他們慨嘆人離鄉賤,給歧視.好了,這裏好景,回來又擺出高人一等的恣態,侮辱詆毁極盡之能事,不是偽善雙重標準,這是甚麼?還有甚麼資格說這是中西文化薈萃之處?

      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外傭也有申請司法覆核的權利,除非又搬甚麼有沒有納稅有沒有貢獻這些廢話.而若他們的理據不合理,法庭大可判其敗訴.

      本地人有這種仇外而又雙重標準的心態,在地球村註定是輸家.

      • 收買佬 says:

        一如既往﹐你講得好0岩渦。HK人(不一定係中產﹐幾跨階級)好多都好有80年代歐美光頭黨feel﹔只是他們不單排外﹐亦好排內﹔亦較昔日HK人更加憎人富貴厭人貧(加強版﹖)﹗當然﹐有色眼鏡﹐人人都有副 — 正如我好鄙視d “英曼咸奴” ﹕-)

  3. Kai says:

    回收兄:

    1) 根據某類人嘅觀點,當菲傭成為三粒星,就會唔做嘢申請綜緩,所以”前任”僱主當然唔需要提供食宿。

    2) 最近”桃姐”呢部戲大熱,大家係度歌頌媽姐嘅好,轉頭貶低菲傭嘅貢獻,只係因為佢哋唔係中國人,何奇好笑!真係高興收兄唔係此類人。再轉個角度,就算菲傭做咗香港人,只要你繼續請佢,佢又肯繼續做,都不過係身份由菲傭->媽姐/家務助理,除咗錢嘅問題,可唔可以講下大家仲怕d乜?

    3) 因為就算唔搞呢單,都總會有其他嘢搞。d人覺得唔搞唔安落,自然搞完呢單搞第二單,只不過係先後次序問題,而唔係有冇必要問題。或者你可以討伐葉劉,佢話佢做保安局局長嗰陣已經預咗呢單嘢會爆,八達通嗰單又係咁,呢單又係,呢d都係咁有”前瞻”嘅佢剩低嘅”蘇州屎”……

    4) 當然輸,邊次司法覆核嘅官司邊次唔係香港人輸?淨係河蟹已經輸哂…..

    回灰狗兄:
    郁人嘅作為真係幾好笑,今日蘋果條news我都要專登擺上fb,如果話dab自動當選咁多係泛民嘅錯,佢第一個要道歉

    • Derek Greyhound says:

      回Kai兄,

      看他們的理據與咀臉,有以下三點回應:

      你踩人地盤就替天行道,人在你地盤早過你做事就是無道義,這與流氓有啥分別?不如堂堂正正拿刀拿槍出來,要其他候選人退選,要脅選民選你吧.

      他們對盟友或合作過的人尚且如此信義全無,仍在那組織內的人能不寒而慄嗎?退出的後果,不難想像.

      他們對待異見人士的言行,相信只有腐敗清廷,中國共產黨,北韓人民勞動黨及緬甸軍政府可以比擬.若他們掌權,黎民老百姓一定沒好日子過,還要被秋後算帳.這是新民主運動,,還是新社團運動?

    • 收買佬 says:

      >最近”桃姐”呢部戲大熱

      上左畫啦咩??

      • Kai says:

        呢個世界有樣嘢叫做一人得獎好似全香港雞犬升天,部戲上唔上都冇關係囉…
        亦即係,歲月神偷冇攞獎部戲會唔會咁多人睇,政府會唔會保留條街?

        • 收買佬 says:

          OT: 歲月神偷未看過亦無打算買DVD住﹐但我相信灰狗sir 好有興趣﹐因為係講他母校嘛~~

          Anyway, 桃姐只看trailer﹐我都推算到係乜﹐葉+劉呢條線﹐應該又係獵鷹 x 法X情 x 葉的慈母電影系列﹔而劉做電影人不得志呢part﹐又多少有點新不了情feel。總之唔會花60元入場﹐但若衛視電影台會播﹐就一定收看。:)

    • 收買佬 says:

      又﹐kai 哥/姐&大力大佬﹐我其實覺得呢壇釋法﹐係夾硬逼到大家無灣轉。所以先話
      HK人如我輩整定係輸家。家0下整壇釋法﹐政府贏了實會修入境條例﹐輸了就釋法﹔
      而無論輸贏實會有新的行政手段去應付﹐隨時係那些老僕會被勒令唔準續約要打包回國。

      當然﹐社運撚﹑道德撚﹑社評人等等﹐實會話點解政府會留個窿係度﹖點解d 野搞到0甘唔清唔楚…..但其實﹐世事又使唔使做到0甘明白0甘徹底﹖前宗主國連憲法都無﹐好多野靠convention﹐咪一樣天下太平﹖咩都要執到正﹐逼到大家無情情要對立﹐呢班
      人實在係PK。

      • Kai says:

        我會反問佢哋,呢個世界有法律就有法律罅,乜你唔知咩?冇窿係度邊得你玩嘢?

        • 收買佬 says:

          老Kai﹐你地理想的民主社會﹐我覺得係應建基於君子之道﹐大家有些規矩才能好行事﹔若只會不停鑽空位找碴﹐則只會搞到吏治敗壞。當然﹐多些官司做大我呢行個餅﹐點都係好事既…..

          • Kai says:

            所以我好鍾意我以前教law嘅prof講嘅一句說話:冇法律就唔會有人犯法,呢個世界唔一定要有法律

  4. potato says:

    如果人大釋法,入境條例繼續有效,僱主可以繼續自由聘請合適外傭,一切完全不變。如不釋法,就只好採用行政手段,不批簽證予在港五、六年的外傭。外傭與顧主偕受損。

    由外傭居港權案所引致的不是排外﹐而是一種經濟的保護主義。自輸入外傭政策實施以來,外傭人數在過去數十年不斷增加,與香港人生活在一起,與數以萬計的家庭同住同吃,香港社會對輸入外傭政策都沒有甚麼反對意見,可見香港人並非不接受外族人或外族傭工來香港工作。但是,一旦他們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他們便可以轉工與港人競爭其他行業的職位(而不是只能當沒有多少香港人會做的留宿家傭),特別是「低技術人員」的職位。可是,香港自工業北移後,便沒有多少低學歷、低技術的職位。香港本土那一大批低學歷、低技術的人口,就業環境和就業前景本來已經越來越差。他們擔心外傭過來搶飯碗是很自然的反應。另外,不少低學歷、低技術的人口現時也要依靠福利服務﹐如住公屋﹑睇公立門診…等。外傭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後,又可以與他們競爭教育、房屋、醫療,福利救濟等各種社會資源。他們害怕利益被分薄也很自然。港人反對港人內地成年子女或大陸人在港生產的嬰兒成為永久居民,也是害怕利益被分薄的保護主義。與醫生、律師反對外來醫生、律師來港執業如出一轍。

    保護主義的出現,不是本地人變得卑鄙起來,而是因為經濟轉型的關係。講真﹐如果香港好像以前六﹑七十年代﹐還有很多輕工業的職位,即使你學歷低,只要你肯挨,便有工可做的話,又有誰會排外﹖又有誰擔心有人來搶飯碗﹖

    外傭對顧主有貢獻,應由顧主報答他們(好像Roger供養桃姐一樣),不應用一般社會資源回報。

    閣下世界大同的平等思想令人敬佩,可惜,人類大多數是自私的,所以有國界之分,以便政府制定政策,防止利益被界外的人分薄。這是人類世界的現實。回想當年香江出現信心危機時,外地社會亦只會按照當地所需要的技術和專業,選擇接納香港移民。英國的居英權,也只給予管理級或有技術和專業的港人,並且設有限額。香港立法拒納數以萬計香港已經過多的低學歷、低技術的人口,不知與外國有何分別。不要忘記香港的天然資源較外國更少。

    • Derek Greyhound says:

      先澄清,個人並不認同外傭應有居港權,因為要香港社會應付當年判決有居港權內地人的子女,及現在動接闖關來港產子內地孕婦的子女,已經呈現吃力現象,本地應沒可能再承受另一波移民到港潮.

      個人認為法理上,外傭有權透過司法程序行使其權利,本地亦可透過司法程序的判決,及隨之而來的行政手段,不批准外傭移居香港.而進一步而言,若發覺基本法有漏洞或有地方已不合時宜,可從釋法或修改基本法解決.

      個人並不認同的,是本地人佔據道德高地排外的態度,及雙重標準.而我不認為聘請外傭到港,等如尊重她們,好比我們受聘打工,不等於老闆們會尊重我們.

      當年很多港人移居加拿大和美國,動輒說給人歧視,此番主客角色互易,有能力請外傭的中產人士,又何嘗不是在自打咀巴?

      閣下之意言之有理,但是,內地來港人士的名額非本地政府可以控制和篩選,似難與外國只收香港精英有所不同.

  5. Simplyfooligans says:

    用經濟民生論據去反駁法律觀點,邏輯上已有錯誤,若真如是,當年胡仙案的處理又變得理所當然。香港確實淪落了。

  6. Democracy Delay Nomore says:

    我不介意我個菲姐成為香港人然後我再找另一位…事實上不是太多菲傭想留低, 建制派政客( sorry 包括如上面某人)就好似十年前居港權一樣出來抹黑及妖言惑眾 !! 事實上菲傭申請亦未必批, 因他們不是通常居港七年也 !! they wont become HK residents automatically and they wont take away our jobs and welfare. COm on, give me a break !!

  7. 過路 says:

    公文袋今次處於捱打狀態,又無法對黨員有約束力,連同之前的大橋官司打上了「狀棍」的印記,加上掃把以前入境部長之尊出來抽水,恐怕今次大選公文袋可能受挫。

    林D9拜相,真的是香港黑暗的一日。如果接下來林D9在下任特首時繼續做下去,恐怕林D9就會像陳水扁時代的杜正勝(很多人也想把杜換掉,但是因為杜堅決支持台獨,所以沒有人可以換掉他,然後變成謝長廷參選總統的負資產)一樣,成為新特首參選2017揮之不去的夢魘。

    郁人的言論更可笑,今次黎民力量的參選區,有不少的泛民的超高危區,例如荃灣的象石,上屆白鴒只勝出一百票,第一大黨有委任區議員加注資源到選區中支持陳某人,現在黎民力量找人搞局,這席想保住都成問題。又例如北區的華都,白鴒潘某不作連任,理論上第一大黨的姚某勝算已經看高一線,現在又有一個黎民力量的人落場,恐怕白鴒這個位會保不住。又好像竹筍基哥,已經與老對手比數已經很接近,黎民力量又派人落場玩野,基哥不死都五癆七傷啦。

    郁人說尖沙咀東是上屆社民連參選的選區在說公民黨插手,好奇怪。有人不是說不依泛民機制協調的嗎?為何現在又用泛民機制來插公文袋?而且,按道理都是玫瑰黨派人落場,幾時到你黎民力量呢?難道郁人重返社民連??

    有人當日退出玫瑰黨時說黨領導層被中共收賣,現在真的不知道是誰被中共收賣做第一大黨的b隊。

    • Derek Greyhound says:

      人人力量成員有其言論自由,但他們還是用共產黨的一套,不容許他人有思想與言論的自由,也不會尊重其他人的意見,這根本與其他極權政權無異.若這就是新民主運動,那才是民主的悲哀.

      江湖很多傳說,可能要很多年後才能知真偽,恐怕那時我們都已作古人了.而我相信,選舉結果公佈後,佈局者在幕後將會開香檳慶祝.

      • 過路 says:

        灰狗兄,我也相信結果公佈以後,建制派會遇上前所未有的大勝。

        • LoSo says:

          一直懷疑,郁人重編老K在港的殘部成國民力量,是否為了打垮本土泛民勢力,然後讓老右取而代之?當然,也有為明年試票和私人恩怨因素。荃灣海濱,找來護教聖女出場,不是為大嚿報私怨,還為什麼呢?

          • 過路 says:

            老右在香港也漬不成軍,屯門的一大班老右收檔的收檔,過檔的過檔。

            郁人可能要整合一股力量,取泛民而代之。又或者是為來年立法會大選收集能量使自己一舉當選。

            荃灣海濱,大舊一直都有派人去玩野,這個當然是地方私怨,不過護教聖女還是變成炮灰。

  8. potato says:

    你當然不介意你個菲姐成為香港人。她取得永久居民身份後,只會與低下階層競爭那些你不會幹的低學歷、低技術職位及你沒資格領取的公共房屋和醫療救濟等福利。由於可以移民香港,你新聘請的菲姐可能會接受一個比現在更低的待遇為你工作。

  9. fitlow says:

    我覺得奇怪的是,葉劉明明係依循當時公務員文化,而家講到自己有遠見,明明係為增加個人政治本錢,出賣整個入境處,但一般大眾甚至公務員竟仍佢係英雄,如果佢真係做特首,香港大把貨俾佢出賣,但最冇癮一定係法律超人,除了NOW仲會找佢外,已經冇人記得佢係第一個企出來反對的議員.

  10. 收買佬 says:

    回Kai 哥/姐﹕無法之論不通現實﹐只係書生之見。Anyway﹐世間或無用法律﹐但不
    可無規無矩。唔係﹐點玩呀﹖

  11. 初步睇,眼前可能真係會有一個大和諧世,建制派泛對家可能被陰乾,或因為幾次大鎮壓而遭摧毀。如果係大鎮壓o既話,就可能出到本土「真」強人,民望有一陣子可敵下任特首。

    但政治一言堂,「恢復」「理性」「和諧」o既香港,會唔會如同一o的講法講,去返六七十年代經濟騰飛期o既機遇處處,「再創奇蹟」,定係繼續搵敵人,指呢個o個個係拉香港後腿o既新元兇,暗地裡其實係做低人o地自肥?真係估唔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