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區選回顧(七)

九龍城

馬頭圍

竹筍副主席封村有效,再一次力拒第一大黨來犯,加上自身票數增加而對手原地踏步下,勝出合理。第一大黨連攻四屆也不得要領,看來要另找方法制勝。

馬坑涌

第一大黨成功交棒,過程有驚無險,蓋第一大黨後生仔得票稍不及老人家,但竹筍換人後也未見大進展,故維持這格局,亦算合理戰果。由此,可見前時尹生將個區箍得相當緊。

馬頭角

建制派悍將再次大勝一場。李女士在區內盤據多年,零三七一那一浪也打她不下,現在要將她擊敗當然更加困難。泛民要攻,要等她退休或交棒,兼深耕多年才有機會。

樂民

建制派上回將退黨白鴿人打敗後,今回更自動當選,看來泛民難以再奪回這區了。

常樂

第一大黨在這區更進一步,基礎相當穩固。竹筍找來年青人只能竄擾,得票自難與前任蔡九之姊相提並論,戰果合理。

何文田

公文袋現任已遮遮掩掩力圖淡化公文袋人色彩,可惜終給兩單官司所累而敗,可見兩單官司對中產的影響力,而從零三年後三次選舉所見,伍先生得票並無上升,故有較好的挑戰者或自身有錯失,即失守就擒,無法太過諉過他人了;而挑戰者四年後再來一戰功成,丟去鼠王招牌有點幫助,而能乘勢打敗公文袋對手,是玩弄議題加四年好像不離不棄努力之故,公文袋若派有心人用心做,其實取回這區不是妄想。

嘉道理

竹筍年青人精誠所至,今石為開,終能在四年努力下一報敗陣之恥,可喜可賀,也證明事在人為,及候選人質素與付出的重要。原議員盤據多年一事無成,社區未見大改善,最後一週只懂挑撥仇視外族情緒,已知他無牌可打;加上助選團成員質素所限,終於敗陣而回,其實乃正常戰果。至於人人力量今回在候選人實力一般下得百分之四多一點,已有交待,但原意在攪死竹筍的情況下攪死了現任,則是他們意料不到的戰果。

太子

現任黃醫生在脫離豉油後越戰越勇,在這些高尚住宅區也有辦法拿得七成多選票,他的地區工作,特別是基層醫學活動,相當有效。至於公文袋在亂石投林下以為這一區可以靠招牌取勝,太高估自身實力及政黨效應,看來,他們既沒有深知對手得票分佈與手法,也沒有做好社區調查及努力做好地區工作,得回四份一的票數,已是基本支持。

九龍塘

豉油黨現任成功自動當選連任,自身支持度穩定所致,蓋昔日挑戰者多大敗,加上這區名廈林立,等閒人馬不會輕易送死。

龍城

上回第一大黨打敗竹筍年青人奪回這一區,加上是次對手更弱,故今屆得票再多三百已可大勝一場,合理之至;對手人人力量在形象,策略及地區政績也遜色得多,接近百分之十五得票已是庸中姣姣。

啟德

竹筍在老虎主席退下火線下交棒成功,不枉一番心血裁培,四年後能否保住席位要看楊年青人的表現。供員會成員大敗一場,實力似無估計的高,至於掛正經濟動力位人兄技止於此,看來六百多票是其極限。人人力量實力甚弱,卻也有百分之六的進賬,真的不可太過輕視。

海心

第一大黨在對手上回敗選轉區後,基本上已坐定粒六,更衰至與填生合作,可惜對手太弱,未能給他一點教訓,區內居民回想可會後悔?泛民成員落選後離棄此區,要再奪回,恐怕十分艱難。

土瓜灣北

區內強弱最懸殊的一戰。第一大黨新星核數之星輕鬆取勝,難度不大,但狂勝後被人擺上枱去選焦急區議員,相信李尊貴對白鴿黨一定痛恨有嘉。白鴿黨臨時將候選人轉區放在這裏,除了阻止對手自動當選外毫無戰略意義,大敗一場連兩成票也無,對策劃者無疑是當頭棒喝,不但浪費人力,也給人“死士也不過如此”的感覺,將寶貴資源浪費掉,唉。

土瓜灣南

上屆對壘二人四年後再決雌雄,結果在雙雙得票大升下維持戰果,其實白鴿現任也算走運,雖然他在處理寵物事件上失分,但在塌樓事件上處理上尚算稱職力保一席,已是上上大吉。然而,他成為白鴿唯一九龍城區議會代表,與四名竹筍成員合起來才勉可叫做泛民一族,真不知道應如何安慰或祝賀白鴿黨。

鶴園海逸

又一場強弱懸殊的選戰。第一大黨現任已駐紮多年,在零三年也能力抗白鴿則師的偷襲,上屆也大敗公文袋的年青大狀,今番對手更弱,大勝實屬合理。泛民仍以為私人屋苑必然是中產也必然是泛民票倉的想法何時才能改變?他們知道當區有多少中資員工宿舍,與紅磚屋國內生家長購置的物業?

黃埔西東

黃埔東這區是全港的重點選區之一,然而戰果卻正常之至,就算有種票疑雲,相信在正常情況下,白鴿的黃講師仍然會不敵鼠王芬,因為白鴿的競選工程焦點似乎錯誤,策略也有偏差,未能展己之長,更遑論揚人之短。選民可能不太喜歡鼠王芬,但也沒有必須揀黃講師的理由,加上選前爆出亂用大學資源助選,不禁令原本有意投她的人卻步。加上,鼠王的地區脈絡及與居民團體的關係,豈是目中無人之輩所能知曉。

黃講師現在才說選民名冊有問題,只能給人後知後覺的觀感,姑且原諒她是新丁,但其智囊盡皆經驗老到之輩,沒可能不在選前做好這些基本工作;若在選前已提出這問題,那現在這些指控更言之有物。不要忘記,這個選區今屆給重劃過,多了第四期,而且黃講師輸七百多票,只要有關人等說搬屋忘了更新地址,很難以種票為由推翻結果。

至於找個全無勝算的學生給自己在隔鄰黃埔西護航,有未紅先驕之弊,自己未上已要找人服侍,與未做議員有六七個跟班有何分別。況且,每次選戰怎麼樣也會耗費資源,浪費寶貴人力物力,也未見成績,絕對是部署上的敗筆。黃埔西能拿回三分之一的票,已算是拿回基本盤。

至於星屑醫生,空降得到百分之九選票,成績已算出色,但若他選擇泛左較弱的區份出擊,以他的口才與表達能力,未致於會捱打,不過,這不符合組織手法。

紅磡灣

自白鴿巴閉姐出事,補選給建制派取得這區後,建制派一直在這裏佔盡上風,今番對手空降而來,自難構成威脅。人人力量找來有經驗的前區議員進攻,可惜往績太差,給人不斷跳區沒有心志紮根的感覺,在欠缺地區政績下,自難有機會取得好成績,四分之一的得票已是非常好的結果。

紅磡

不由你不服,任憑第一大黨投放無數資源,換過無數候選人,都沒法取回這個由竹筍佔據的區域。任生在一致睇淡下接連挫敗第一大黨候選人,似非偶然,特別是其反對區內無牌骨灰龕相當落力,無功而還或成效不彰,顯非其罪。第一大黨今番連疑似突首候選人也站台助選也輸一條街無功而還,看來要找個女殺手來了。至於神州青年服務處候選人,空降加知名度差,大敗而回實有跡可尋。

家維

就算竹鴿黨不是臨時抽走候選人,也斷非建制派現任之敵。前白鴿議員在任時出事,失德令幫主零七年大敗,泛民要奪回這區,真的難過登天。看現任票數較上屆再添六百多,七成多的票,相信穩如泰山。人人力量年青人一腔熱誠,空降全無基礎能有七百多票已屬相當難得,近兩成選票更是這陣營難見的好成績,若有意在附近發展,未必全無機會。

愛民

戰果教人出奇。白鴿黨現任相當地區工作紮實,也家住這區,選區劃界一樣,卻失掉六百多票,而對手狂添一千票,終以一千多票落敗,尤其是第一大黨候選人的質素未見突出,第一大黨的實力真的是莫測高深。

愛俊

公文袋候選人已大有進步,可惜對手也不是省油的燈,再次大敗實非戰之罪。

結語

白鴿黨在九龍城區議會零七年一屆由七變二後,基本上已元氣大傷,今屆更只得一席,只是聊勝於無,相信難在區內有何作為;而竹筍今屆在九龍城由三變四,不單能抵禦泛左強攻,議席更有進賬,足可稍為彌補深水埗議席減少之痛,更一躍成為泛民九龍城龍頭,且看竹筍諸君能否團結對外,下屆力保不失。

第一大黨在九龍城區的實力有增無減,愛民一席反勝雖然教人意外,但不能否認他們地區實力的確強勁,如今手擁七席,加上友好十人,形成十七席的大包圍網,竹筍四席加白鴿一個應該對大局影響有限。且看第一大黨如何謀取區內餘下五席,及泛民如何死守這五區。而這個結果,對竹筍明年立會大選有正面幫助,但對白鴿來說,則無疑是惡噩一椿。至於飽受兩單官司困擾的公文袋在九西三區全敗,看來要在明年立法會選舉九龍西直選謀一席位,相信機會微乎其微。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0 Responses to 一一區選回顧(七)

  1. 過路人 says:

    愛民那一仗真的是異數,想不到現任女議員也翻船。星期日也見到白鴒的女議員在屋苑口門外打招呼,很少人會在星期日這樣做(另一處就是在大埔見到第一大黨的張村長在屋苑門口外向進出的人打招呼)。

    灰狗兄如何看生果與明報狂吹的種票疑雲。王監制與差兩票落選的林生看來已經準備提交選舉呈請。

    • Derek Greyhound says:

      種票,其實圍內人都知一定有,但有高手低手之分別。以泛左行事之謹慎,應不會那麼容易給捉個正著。若有,都是個別人的不小心引致。

      有少部份指控似乎合理而易成立,加上勝負距離小,故美孚南及京士柏有點機會推翻結果,但舊樓已拆仍有選民登記地址,有機會是選民沒有通知及更新地址所致,這個是容易解釋的。本地人工時之長舉世聞名,加上投票率未及一半,沒理會更新地址,可以理解。

      然而,此事最具體的效果,是日後種票也會小心一點,但若泛民候選人仍忽視這些選前資料搜集及社區分析工作,難與有系統的對手爭一日之長短。

      • 過路人 says:

        同意,京士柏的梁副主席在美孚南事件爆發後不久,立即致電上電台節目表達有幽靈戶存在,看來他應想立即劃清界線。

        美孚南不是一次票數那麼接近,近四次選舉(含補選),至少有三次票數是接近至少於一百票。王監制如果把今次的結果推到種票那裡尋求補選,這就是行險棋。

        如果操作這樣的種票議題以推翻結果,需要有很充足的政治智慧才行,否則就會引火自焚,在補選中翻船。

        • Derek Greyhound says:

          自掘墳墓,重累死黨友王監製單個案。

          衰衰地認疏忽算數,就不會講多錯多。幸好他沒提名黨友,否則一定大鑊。

          也難怪文匯大公砌佢地,越來越多人相信。

  2. 阻住飯焗 says:

    灰狗兄加油,等你講足十八區,教小弟學下野

  3. lib dem says:

    這區未來多重建, 泛民切勿錯失深耕契機

    • goethe says:

      市建局衣個「九龍城諮詢平台」開始黎料。有重建、有官府牌頭,衣個真係「深耕契機」–係建制派既最佳舞台。
      http://www.durf.org.hk/main/tc/whatsnew_20111121.html

      不過,衣份野衰到合作期冇,派幾多錢冇,計劃細節,咩都冇,就真係,預左自己人圍威喂,所以唔駛寫咁詳細﹖

      另,fyi,衣個成員名單,真係令人振奮﹕http://www.durf.org.hk/kc/tc/membership.html?fp=navmembership

      ~goethe

  4. 犯路 says:

    加油,你仲有2/3未寫。

    (本來有一刻想陪你癲,一齊討論下未來泛民應該點係十八區部署,逐區講。不過都係算,第一就係懶,第二就係,講完棧谷氣)

    • 阻住飯焗 says:

      講個大概呀
      好等我地呢D後學可以學下野

    • Derek Greyhound says:

      咪顛啦,我寫足十八區,然後就唔會再寫。下一屆就由你來執筆吧,貫徹新舊交替嗎,老的不要阻著地球轉。

    • 阻住飯焗 says:

      灰大唔寫,犯兄你寫呀?我想睇睇學下野呢

      • 范路 says:

        各位大佬,黎呢度都係向灰狗兄學下野者…哈哈。真係好似灰狗兄落手寫,蒐證到下筆要花好多時間,仲要經驗。所以都係做看倌,討論下好喇

        無呀…只係成日諗, 例如九龍城明知會有人口遷移, 咁就有轉機敲贏人啦? 原區鬥現任尤自可, 搏到改劃區更加成數大。除非我地信人地一定係新樓盤種曬票, 我古除非好有心搞你, 大部份都無咁嚴重囉.

        • Derek Greyhound says:

          這兒沒有野學到,只是抒發一下見解。寫得出來,已預備接受意見,有等是放錢入你袋,不容錯過。

          自己非正職,很難所有區都去過,故有其他人對一些區份特別熟識者可提供資訊,必能補充大家認知的空隙,我們應該感謝他們才是。

          我也要交棒了,否則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就犯上律人嚴,待已寛的弊病。加上,這麼多年,也應該是有心後生一輩上位的時候了。

  5. 收買佬 says:

    “現任黃醫生在脫離豉油後越戰越勇,在這些高尚住宅區….”

    大佬﹐ 0個頭邊算係高尚住宅區呀﹖

    • Derek Greyhound says:

      收收大佬,

      閣下母校附近,重唔算高尚住宅區?

      • 收買佬 says:

        全HK也只有界限街以南這一带,會有那麽多擋房、罪案、火災甚至冧楼,試問又何高尚之有?

        • Derek Greyhound says:

          收兄,你說的那些樓宇在旺角東選區。太子選區北至蘭開夏道,南至公主道亞皆老街,西至界限街,包括碧華花園,我呢世都住不起。

  6. George says:

    灰狗兄! 我知我作為旁觀者又對區選並不熟悉是不便胡亂對區選作出評論,但這次我太不明白你為何會對海心選區選舉結果會作出如此結論!
    “第一大黨在對手上回敗選轉區後,基本上已坐定粒六,更衰至與填生合作,可惜對手太弱,未能給他一點教訓,區內居民回想可會後悔?”
    是實上我正是居於這選區附近,而潘生每當親自體察該區居民時總是很受該區居民歡迎愛戴並親自上前跟他談話,而不像你所說區內居民會後悔他能成功連任!
    (恕我那麼唐突於你BLOG留言! 我是是07年起一直流覽你BLOG的網友,因你對於區選的評論及分析我十分欣賞,我非常高興能流覽你BLOG並認識你,我知我和你並不很熟故從沒於你BLOG留言,但今次這個疑問實在太大故我今次破例於你BLOG留言以作提問!)

    • goethe says:

      田生單野上埋新聞透視喎。至於會唔會後悔,well,第時先知。

      不過,你真係住附近﹖你試下google「潘XX+出賣+沙中線」。咁大單野你都唔知,定你好似某些公公婆婆,咩都唔理,唔係好知土瓜灣發生緊咩事﹖

    • Derek Greyhound says:

      George兄,謝謝多年的捧場,這裏的長讀者不多。

      對此我有兩種看法。無可否認,潘生以致很多第一大黨議員的地區工作紮實,一般的社區活動廣受歡迎是不足為奇。而我在零三年這區補選時也有觀察過這區,第一大黨做得較白鴿黨好,故那時我已估計潘生會勝出。雖然零三大選巨浪令潘生落選,但零七年已能輕易從後趕上反勝,實在是正常戰果,我在零七年也作過這預測。

      然而,潘生與填生合辦活動,實在令人失望。填生背景及手法,很多人都知道及領教過。在兩者的合作上,若街坊將信任潘生的心投向填生,以為這間上市公司可靠,作出未必符合一己利益的決定,這股信任可能帶來惡果。潘生難洗助紂為虐之名。這是我有保留的地方。

      我當然希望我錯,因為我也不想居民,特別是上了年紀,不太經得起威逼利誘及不斷騷擾的手法,太輕率地將樓宇賣給這間謀人寺,令舊社區逐漸消失。

      至於沙中線那一單,自己只約略看過,不知道太多詳情,留待goethe為大家補充吧。

  7. George says:

    goethe兄! 我當然是居於海心付近,雖然我不是海心選區的居民,但我的確居於土瓜灣一帶。我放假時都會於偉恆昌一帶購物,間中都看見潘生的團隊會幫長者量血壓,定期舉辦活動並就偉恆昌屋苑的管理作出匯報,街方看見他均主動熱情地走向他,這都是我所看見的事實。當然內部情況我並不十分清楚,包括潘生於舉辦活動手法 (因我並不是從事該行的人) ,加上我並冇留意想關新聞消息故我並不知道。若然真是如灰狗兄所說那真是非常有問題。
    致於沙中線問題方面,不單是潘生,連同党尹生以致支持該方案的竹筍區議員均被指出賣居民。當然居民反應那麼大是基於部份居民自私心態總想車站建於自己家樓下,事實上新車站方案才對整個土瓜灣發展有利,對於偉恆昌居民縱使車站改於宋皇台亦無影響,因他們可步行數分鐘便可於馬頭圍站乘撘。設於宋皇台比起偉恆昌更具發展潛力因那處要發展成新社區故需要有完善交通設施方令該居人口興旺,相對偉恆昌已沒甚麼發展可言。
    另外我是關心時事的80後年輕人,不是公公婆婆!

  8. 蛇齋餅糭 says:

    無意冒犯

    不過,看完幾個區的分析,感覺是按數據吹一輪,深度一般,熟悉選舉的網友看完,只會會心微笑,比四年多前(2007-11-25)明報那篇《區選無間道》差遠了。

    其實,要分析一個區的選舉結果,是很複雜的事,不是睇幾個百分比,看看候選人簡介及幾篇網上新聞便可,看看這個網頁,http://www.jasonpoon.hk/2011/11/2011.html,人家的賽後檢討,踏實得多。

    • Kai says:

      無意冒犯

      熟悉選舉的網友,都知《區選無間道》是給一般人看的。

      至於你說人家的賽後檢討,我看了只是結果一笑置之。真想知他如何得知2千多票的仔細分佈?如你認識他,可否代問一下?因他真的如此掌握票數來源走勢,怎會最初把自己的得票率高估達一倍,而把主要對手得票低估一倍?選前認為洗樓十分成功,事後又話被禁洗樓,是自相矛盾嗎?不過洗完樓不代表人家會投你票就是了。再細看他自己”分析”得票情況,票數分佈做出來感覺十分粗疏。唯一可取之處是勇於逐幢樓分析罷了。

      圈內人,一直留意的人,幾句精要就明;圈外人,長篇大論都不會明。不敢說自己明哂,追開這個blog,多少易懂一點。

      一直有追開這blog的歌德兄和收兄,不知你們對那人的分析有何看法?

      • 過路人 says:

        問題是,我們看選舉結果的分析,只能從每個票站的數據去分析。那一位人兄有何證據證據每一座樓宇對候選人的支持度。

        因為每個人投票是保密的。

  9. Derek Greyhound says:

    不覺冒犯,也多謝提供有用資料。

    自己不是專業及全職這方面研究的人,掌握當然不夠全面,時間也不足,要做到每個候選人在每座樓得票如絲細緻,非一般行外人能及。所提供的連結,非內部掌握關鍵資料人士,豈能造就。

    這十八篇只打算如你所說,將數據集合,看趨勢,加一點個人看法,從無深度分析的意圖,這在文首及系列開首已註明,如拙文有誤導及引發錯誤期望,謹此抱歉。若有其他有深度分析文章可供大家一覽,大家,包括本人,自能獲益不少。

    我是老一輩,不喜用"吹"字,因自己帶導修小組,看過太多年青人胡謅一番,他們謂之吹。我連吹的層次也未到,更不敢說深度分析。

  10. BB仔 says:

    候選人掌握既資料多普通人好多,但可能受主觀感覺影響判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