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

鞍泰補選,可以這句話簡單總結:「最好的機會,最糟的策略,最差的結局」。

選民的心態真的不可欺。失德的第一大黨只趁對手傾軋而偷回這個議席,但票不見了一千,要再取信區內居民,恐非一朝一夕的事。

橙衫軍與白鴿黨將因這次互相分票雙雙失敗,令彼此矛盾分歧更深,日後兩陣攻訐,特別在新東沙田與大埔區,將更形激烈。兩陣主事皆性情中人,支持者更非易與之輩,此結難解,對地區及整個局勢發展,只有負面的幫助。第一大黨主事者在險勝猶有餘悸後,應會半掩面偷笑,蓋日後只要派人挑撥,坐山觀虎鬥,已能再收漁人之利。

這個時勢,要發洩情緒容易,要冷靜看透局勢沉著應戰,願意犧牲短期利益換取日後勝利則十分困難;縱有此想法者,諒也會被眾多同一陣營者指為妥協懦弱甚至投敵而捱不下去,報讐雪恨之聲殺聲震天,已不會再理會部署及汲取教訓。兵法中之亂而取之,卑而驕之,這時已成過時無用之議。至此,旁觀者怎能不無言以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政經心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無奈

  1. hk人 says:

    個人認為今次失利最大問題係該選區的地緣性,新同盟想出人係呢區鄰近大水坑,大水坑係佢地的人做區議員,而白鴿方面上次曾派人出選,加上這區都接近恆安(恆安由白鴿黨人做區議員),變左互不相讓,第一大黨僥倖保住議席

    若果今次出事的選區唔係鞍泰而係好似富龍,錦英等馬鞍山選區,相信新同盟不會胡亂派人出戰,因為佢地喺馬鞍山入面的區缺乏網絡(相對上馬鞍山入面的網絡係由恆安,利安兩個白鴿黨議員話事

  2. 阻住飯焗 says:

    作為建仔支持者,我好認同失德者必死呢個道理,近至DC,立會,甚至特首,每一樣都對自身信譽要求好高。

    只係,呢幾年來,香港選舉,唔再係選賢與能,而只係鬥邊個無咁爛,係對市民一個最大最壞嘅影響:聲大就代表有理?有理就代表無得協調?例如今次,如果唔係兩方泛民互片,可以話,一定會變天!但點解明知道分票易敗,協調完會定勝,偏偏白鴿同新民盟就無得講數?寧予外人,勿予家奴,先係泛民最大嘅問題

    可以話,單講”協調”,建制比泛民好得多,唔單單只係因為有阿爺,更加係因為建制肯坐低傾!

    當然,希望下屆招議員連任成功,追返呢一千票!

  3. 范路 says:

    最恨民建聯, 最好滅黨。

  4. fitlow says:

    清高>鄙視人地協調
    輸咗>賴天賴地賴蛇齋餅粽
    歷史不斷重覆

  5. 過路人 says:

    如果白鴒與新同盟協調的話,就未必會出現這個結果。
    第一大黨今次少成千票,這是失德必敗效應,但白鴒與新同盟也只保住了基本盤,就算成功協調,可能只是1+1=1.5而已。

    咖哩范、任啟邦、白鴒北區之子等全力在區內拉票,鄺俊宇,黎敬偉等人也現身。
    第一大黨的假博士、左霸王、行會成員會計師、耀祖光宗等也在區內出現,可見今次選舉第一大黨也出動總力打這場仗。

    看面書中各方支持者的反應,想必白鴿與新同盟的仇恨應該會更尖銳。

Leave a Reply to 阻住飯焗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