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憤怒

看到泛左在觀塘最龐大的地區組織,竟然在今天以慈善團體之名賣旗籌款,感到既失望,又憤怒,又洩氣。

這個組織資源之豐厚,影響力之大,在觀塘無人不曉。這個會在觀塘區的區議員簡直能隻手遮天,沒有他們的首肯和祝福,誰也沒希望染指區會主席之位。試問,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有這麼多區議員在議會內作威作福?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將對家團體組織完全封殺?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有能力在觀塘每一個屋苑屋邨插上椿腳?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有這麼雄厚的資源提供如此大規模的服務和派這派那?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將一個毫無地區基礎的法律超人,捧上立會直選議員之位?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對立會區會等席位操生殺之大權?

坐擁如此豐富的資源,在議會也在各層面盡佔油水,還要包裝成一般慈善團體與其他團體爭利,不知是魚目混珠還是刻意誤導。他們還要藉表面是賣旗的活動去搜刮每一分資源,支持他們蠶吞各區,以慈善之名行支持日後選舉之實,這又是那碼子的公平?這樣的組織力和背後所得的支持,也能得以批准成為非牟利慈善團體?那成為慈善團體的準則為何?

好些規模較小及知名度不足的社會服務機構,只能捉襟見肘地以僅有的資源去維持服務,為何這個資源爆棚的聯會還要霸佔有需要機構僅有的大型籌款機會?

我很憤怒,因為這個社會已越來越多人對不義之事噤若寒蟬,麻木不仁,任由這種不公平不義之事擴散開去,令有些別有用心的人的想法和做法越來越過份,橫行無忌,將公平與道義棄之如履,還站在道德高地,展示無知無恥無品的一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政經心得.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2 Responses to 莫名的憤怒

  1. 五長毛 says:

    深水埗的竹筍社會服務中心,又可嘗不是以慈善團體之名,大搞社會服務,又搞再培訓?在這中心培訓的學生,都會只被教育可到有竹筍招牌的議員幫手。佢地的核心,更可以推到一個超級立堆法會。政治說是這樣的。

  2. Derek Greyhound says:

    的確,深水埗的竹筍中心也是這類組織,記憶中他們中心出過數次岔子,如挪用公款,服務收費貴及質素予人詬病,和社企理財不善等.然而,個人意見認為,基哥僥倖成為立會焦急區議員,並非這中心之助,而是告急策略及悲情宣傳技倆湊效,加上左霸王似不能得到全力支持所致.

    這中心及竹筍在深水埗的地盤已日漸給第一大黨蠶食,能否如民眾聯誼組織有如斯多會員及影響力,個人有保留.只要看一一年竹筍在深水埗派出候選人的質素,與零三及零七年相比,可見他們同樣遇到青黃不接的難題.

  3. 五長毛 says:

    值得一提,社區服務之重要。
    記得2011年泛民唯一一個自動當選的參選人,是白鴿的前區議會主席周先生。
    翻睇資料,原來佢有一個自家實力根深柢固的慈善機構在其選區之中。在一公屋村內有幾個中心,更成功多次投得CIIF 進行長者工作。記得上個月,其機構更在新界區賣旗。你看,地區組織的是多麼重要。無論左中右,都會做的。

  4. Derek Greyhound says:

    對.但他是異數,還差點退黨.若你對泛民各地區工作者及區議員述說社區服務的重要性,又要他們真的做得到,有多少人會做和做得到?

  5. hk人 says:

    灰狗兄,可唔可以講下黎緊因左霸王升官辭區議員一職的田心補選睇法

    呢鋪睇格局似係兩個前沙田區議員之爭加人力搞局格局

    • Derek Greyhound says:

      提名期一月三十一日才截止,待候選人名單確實後,再和大家談一下.

      • jensen says:

        其實就算人人力量不來, 這區難有爆冷之局, 除非泛民區選聯盟可以有一套更公平的甄選機制, 例如有意出選的政黨, 其立法會得票與地區工作的關係. 比如, 咖哩飯九子連環28,612票, 當中近9千票來自九位區議員的票站, 這些站甚至厲害到把泛左的得票壓低至三分一 – 這才是真正的地區工作. 如果鞍泰一役, 大黨放下身段, 相信早已手到拿來

        • Derek Greyhound says:

          泛民大黨的尊貴及大哥大姐們,只將地區工作視為口號及競選語言,其實葉公好龍,不但毫不重視地區工作,更輕視靠地區工作,為他/她們苦苦在地區力抗左派做椿腳的黨員.如此心智,那能與已經茁壯成長的泛左,在地區爭一日之長短?

        • 天策上將 says:

          咖哩諸子票數的確斐然可觀,然而與其繼續在一區半區上糾纏,不如想一想為何哪吒在將軍澳的得票在他兩倍以上

          • jensen says:

            認同天策上將. 方小姐吃了的民主票可這麼看

            新東整體, 無形之手(陳葛龐葉) 29.17%/
            保守階層(田+方) 11.97 / 另類 3.88.
            然後是主流(3白鴿+張湯范) 36.41/
            激進(長+慢) 18.58

            而西貢區, 無形之手 24.44, 保守階層 20.41, 另類 4.02, 主流 34.20, 激進 16.93

  6. 我是六毛 says:

      
      大力灰狗,首先話你知,“莫名”的正解係“莫名”,中文不通,講明你不了解中國文化,你不配做中國香港人。對於事實本身,你何須勞氣?飯民一衆團軆多年來打著慈善的旗號,動用幾多教會資源爲選舉服務?不見得你有“莫名的憤怒”?香港社會素以“公平正義”自居,你做得,人地就唔做得?有本事出來單抽,你PK啦!

    • 我是六毛 says:

        大力灰狗,首先話你知,“莫明”的正解係“莫名”,中文不通,講明你不了解中國文化,你不配做中國香港人。對於事實本身,你何須勞氣?飯民一衆團軆多年來打著慈善的旗號,動用幾多教會資源爲選舉服務?不見得你有“莫名的憤怒”?香港社會素以“公平正義”自居,你做得,人地就唔做得?有本事出來單抽,你PK啦!

  7. 范路 says: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灰狗,想不到這兒竟被土共看上了。

    • Derek Greyhound says:

      世界不是齊一,有不同意見,實屬正常,做了那麼多年人,也曾落過場踢波,已見怪不怪。至於要勞煩這麼大的系統去理會一介平民的小角落,小弟何德何能。

      前輩曾教誨曰:要知一個人的品行有時不難,只要看他養的狗會否亂吠和亂咬人就知了。吾受其訓,終生受益。共勉之。

  8. 小仙 says:

    雖然此團體為左派機構,不過慈善團體始終有相當的限制,不能直接牽涉政治活動,所以掛上慈善團體的社團始終有限.籌募的錢亦未能直接助選

  9. 過路人 says:

    說起觀塘,之前曾經有傳坪石的陳百里已被蘇局長邀請入閣。
    近排返坪石村,發覺每座座頭的百里海報已經是有梁姓地區主任的名字,
    所以入閣之說,應該是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不一齊入閣的原因是建制派無力同時打兩場補選而已。
    而且坪石村意義重大,更不容有失。

    • hk人 says:

      我之前從森叔收到料,都知第一大黨喺坪石做家訪,似會準備換人

      但係泛民要攻取坪石的機會遠比田心難,因為第一大黨已在坪石佈下天羅地網

      不如講少少田心一戰少少分析,四位候選人相信女士同人人力量都係陪跑居多,係爭在公民力量讓路前議員同白鴿前耀安議員之爭,不過個人觀察覺得公民力量前議員稍佔上風

      個人覺得白鴿唯一尚有力一戰在訓街議辦設在該區

  10. 過路人 says:

    已經昭然若揭了

    「盛傳將出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政治助理的民建聯陳百里昨說,已放棄美國國籍,但稱仍未收到他將出任任何官職的消息。他說樂於在不同崗位服務市民。陳百里現為觀塘區議員,他說會在確實出任官職後,才會在黨內商討選舉部署。」

  11. 過路人 says:

    公文力量的國山是否可以勝出,取決於田心的居民對於私相授受如何看法。
    丁士元的力量還是不足。

    • hk人 says:

      都係果句,田心取決係潘國山贏定係丁士元贏在於左霸王玩野對當區居民影響程度去到如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