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政經心得

罕有勝仗

白鴿黨在將士用命及形勢有利下勝出南豐補選,兼且能大敗第一大黨對手,對黨的士氣及團結打了一支強心針. 只是明年大選將至,希望年青人穩紮穩打守住社區,使東區不致給對手蠶食清袋.一次勝仗,不代表永遠的勝利,惟望年青人不要太自滿.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 9 Comments

田心補選後記

沒有太多時間去研究這次補選,結果與自己的推測相去甚遠,與人無尤。所以,學問與知識,必須投放心力與時間,才有成果。 以結果而言,其實合理之至。公記潘生長期盤據隆亨邨與田心村,也曾大比數打敗來犯者,也試過對手未戰先降而自動當選,勝出合理,但能拿這麼多票,相信不少人始料不及。 以票數分佈而言,明顯地反映公記與居民的聯繫,較其他候選人優勝得多;也可以說,是選民作出了合理的選擇,揀選一個最能為社區做事的候選人擔任這區的區議員,這當然與其他三名候選人質素有一大段距離有關。 事後分析,純數字而言,建制派唯一代表公記能取得壓倒性票數當選,得票更突破昔日的一千八百大關,反映其實潘生的備選功夫相當充足,一早希望大比數於一一年當選,無怪乎左霸王要出戰焦急區議員,要從這區入手,蓋真的有百分百的把握取勝。 另一角度去看,人力參選者拿到百分之十五,將一二年立會大選的票差不多全拿回來,已是相當不俗的成績。較令人失望的,當然是白鴿黨的慘敗。兩成票也得不到,六百多票連瞓街卿一二年的單頭七百多也保不住,白鴿黨三條名單的九百多票更望塵莫及,這對於一個已在該區開了差不多二十年的辦事處而言,結果著實相當諷刺。 候選人質素遠不如公記,這已是不容否認的事實,只逞口舌之能而得不到選民的垂青,話說得如何響亮也沒用。然而,策略上的不足與結構性的弱點,似乎更能解釋白鴿的慘敗。 道聽途說,白鴿候選人及其團隊也是性格巨星一族,對不中聽的真誠意見置若罔聞,只沉醉昔日的光輝而用八九十年代的輔選方法,如是,則與兼收並蓄,海納百川及與時並進等成功因素背道而馳。觀乎前後方系各候選人在多年區選中輸多贏少,贏了也難保住選區,箇中是否有結構性的問題與弱點?家訪連選民名單也欠奉,是否反映選舉團隊未到專業水平,還停留在業餘時代? 公平點說,泛民在全盛時期,在田心選區也只能與建制及鄉事三分天下,近年區內長者身故者可能不少,搬入的泰半為新來港人士,此消彼長下,選舉結果是否一些推測現象的印證? 無論如何,這次補選也是研究區議會選舉的重要個案,反映了縱使在泛政治議題濃罩及原議員離棄選民中途加入官府等因素下,泛民仍然未能好好利用而大敗,選民仍然以社區聯繫及衡量候選人日後服務社區的能力作投票主要取向之現象;泛民諸君難道一點啟示也領略不到?這個難題,可能纏繞至一五年區議會選舉。只懂罵他人傾倒資源而自家不努力耕耘,到頭來嫉妒他人成功而未能自省。敗選,能否只怪選民與對手,而自身一點責任也沒有? 只是一點感想與檢討,未必很全面。離球場日遠,自然難與年青努力的一輩再談球賽了。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 3 Comments

田心補選

田心補選於今天舉行,又是一場泛民內閧,泛左似能漁人得利之局。 沒太多時間研究。公記稍佔上風,但優勢不強;奈何泛民此番候選人質素遠不如上回鞍泰,白鴿丁仔根基不太穩健,人力候選人似未能得年長選民青睞,各有缺點,故同意范路兄所言,公民力量應有較大機會當選,但白鴿卻非全無機會。 這次的結果,可反映左霸王離棄社區的負面影響大,官府聲望低拖累泛左候選人,還是泛民再一次誤於自家內鬥之中。且看在這個中年人,長者及新來港人士較多的舊社區中,年青人的票能否將昔日的一套完全推翻。 個人仍認為公記潘生勝算較高,但得票可能在百分之45至52之間,難以大勝。白鴿丁仔機會稍微,但非全無機會,估計可取至少百分之38,若能把握對手失誤,或以些微票數反先;至於人力,估計得百分之15至20之間,約600至800票左右。然而,就算今回泛民勝出,在2015年大選也難保住這區。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 18 Comments

莫名的憤怒

看到泛左在觀塘最龐大的地區組織,竟然在今天以慈善團體之名賣旗籌款,感到既失望,又憤怒,又洩氣。 這個組織資源之豐厚,影響力之大,在觀塘無人不曉。這個會在觀塘區的區議員簡直能隻手遮天,沒有他們的首肯和祝福,誰也沒希望染指區會主席之位。試問,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有這麼多區議員在議會內作威作福?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將對家團體組織完全封殺?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有能力在觀塘每一個屋苑屋邨插上椿腳?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有這麼雄厚的資源提供如此大規模的服務和派這派那?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將一個毫無地區基礎的法律超人,捧上立會直選議員之位?有那個慈善團體可以對立會區會等席位操生殺之大權? 坐擁如此豐富的資源,在議會也在各層面盡佔油水,還要包裝成一般慈善團體與其他團體爭利,不知是魚目混珠還是刻意誤導。他們還要藉表面是賣旗的活動去搜刮每一分資源,支持他們蠶吞各區,以慈善之名行支持日後選舉之實,這又是那碼子的公平?這樣的組織力和背後所得的支持,也能得以批准成為非牟利慈善團體?那成為慈善團體的準則為何? 好些規模較小及知名度不足的社會服務機構,只能捉襟見肘地以僅有的資源去維持服務,為何這個資源爆棚的聯會還要霸佔有需要機構僅有的大型籌款機會? 我很憤怒,因為這個社會已越來越多人對不義之事噤若寒蟬,麻木不仁,任由這種不公平不義之事擴散開去,令有些別有用心的人的想法和做法越來越過份,橫行無忌,將公平與道義棄之如履,還站在道德高地,展示無知無恥無品的一面。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政經心得 | 22 Comments

無奈

鞍泰補選,可以這句話簡單總結:「最好的機會,最糟的策略,最差的結局」。 選民的心態真的不可欺。失德的第一大黨只趁對手傾軋而偷回這個議席,但票不見了一千,要再取信區內居民,恐非一朝一夕的事。 橙衫軍與白鴿黨將因這次互相分票雙雙失敗,令彼此矛盾分歧更深,日後兩陣攻訐,特別在新東沙田與大埔區,將更形激烈。兩陣主事皆性情中人,支持者更非易與之輩,此結難解,對地區及整個局勢發展,只有負面的幫助。第一大黨主事者在險勝猶有餘悸後,應會半掩面偷笑,蓋日後只要派人挑撥,坐山觀虎鬥,已能再收漁人之利。 這個時勢,要發洩情緒容易,要冷靜看透局勢沉著應戰,願意犧牲短期利益換取日後勝利則十分困難;縱有此想法者,諒也會被眾多同一陣營者指為妥協懦弱甚至投敵而捱不下去,報讐雪恨之聲殺聲震天,已不會再理會部署及汲取教訓。兵法中之亂而取之,卑而驕之,這時已成過時無用之議。至此,旁觀者怎能不無言以對。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政經心得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