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0

閒話一句(十六)

薄扶林補選 在沒有詳細分析的情況下,作為一個閒人,只能很膚淺的談兩句。 這次補選的特別意義,在於: * 對上任議員政績的肯定或否定; * 居民對上任議員中途離開加入民望低落的官府做高官,是否認同; * 掃把這塊招牌,是否在港島可以無往而不利,可以過票給後繼者,成為賢匯的堡疊; * 中產及富裕階層,加高級公務員與薄扶林大學高級職員,對五一六選舉後各政團的態度,特別是對公文袋的支持度; * 公文袋能否在狂攻置富與海怡不果後搶灘成功,還是打回原形; * 泛民各派能否一笑泯恩仇,通力合作,團結一致,槍口對外。 表面上,賢匯候選人集有利條件於一身,加上公文一系經驗不足,優勢頗大,勝算應稍高,無奈區內氣氛內弛外張,選舉氣氛似有還無,只在最後一週有點小火花,投票率應該不太理想,一不留神,陰溝翻船也非奇事,故兩陣在最後數天突然全力以赴,可以理解。 至於選民是否選人唯才,選擇一個空降非中國籍又不諳廣東話,親切感不足的候選人;還是迷信名牌,找一個稚嫩心急心高氣傲質高未熟,向異見者發律師信的年青人,就要看本週日點票後的結果了。 另一有趣之處,是投票日期真的充滿玄機。本週日既是投票日,也是馬季開鑼日,更可能有很多官府公僕不在港陪子女飄洋過海預備新學年,這對投票率及結果有否影響,就不得而知了。加上天公可能不做美,莫非天意已有所屬? 而近日官府在處理菲島不幸事件時的表現,也可能挽回不少分數,這對以不滿官府施政主打議題的公文袋而言,會有致命的影響嗎? 此外,區內三個區域,碧瑤灣無論人口與選民人數都佔百分之四十五左右,得此區者,應有較大勝算;沙宣道一帶連票站也改往更僻的胡振中中學,投票率可能較以往差;至於數碼港,人人腰纏萬貫,投票意欲未必高,但人口與選民人數有所增加,不知那封律師信會否是催谷投票率的逆火了。 個人預測如下: 投票率:百分之二十三至二十八左右 可能結果:以五千一百選民為基礎,百分之二十六的投票率,千三人左右投票,賢匯應有約六成至六成四選票,約得八百至八百五十;公文袋約得三成六至四成選票,實數為五百至五百五。然而,風向不定,公文輍出去判輸來打,未必一定大敗。 十分粗疏的分析,十分粗略的估計,可作為一個記錄,聊勝於無。有年青一輩喜歡研究地區選舉議題,誠意可嘉,大家可以細讀,給點鼓勵: 薄扶林補選前期考察 扭扭擰擰,又呃到議席 —薄扶林賽前一週預測 【代貼】薄扶林補選前期考察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 Leave a comment

心態

來到中途站,心態總不免會有改變。 昔日初出茅蘆,當然事事拼盡,在沒有太多包袱和顧忌的情況下,自然可以不眠不休地為工作,為理想,付出十二分之力量。經過差不多二十年的職涯打拼,同輩之間,結果往往是擁有不太差的事業,一份餓不死但不算很風光的職業,一處棲身之所,一個與伴侶的家,和一班認識了很久的老朋友。好些,還已有下一代。 長年累月透支體力於工作上的另一結果,是捱壞了的身軀,淡如白開水的親情,對工作家庭以外的事漠不關心,和對五十六十世代的不滿與怨憤。 我們這一輩深深知道,要付出百分之九十九至一百二十,才有機會得到百分之一至五的回報,這個投資絕不化算,只因風險太高;博的話,賠了健康與家人的機會甚高;加上五十及六十世代又多數不會尊重你的付出,為一班將員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無知人奉獻健康性命絕不化算。你懂計算算盡利潤,我們也心水清知道應該去到那裏就收手。 故此,我們這個夾心階層,除非有新機遇,否則將在現時的行業與職位繼續捱下去。大部份同輩,都開始多點時間陪伴家人,特別是照顧下一代,只要孩子笑,日間的不快都會驟然成為過眼雲煙。> 年少時,我們開始談獨立搬出來不與家人居住,及忙於為友好輩等籌辦婚禮。如今年紀漸長,見老朋友的時刻,多是紅白二事;隨著踏入中年,送白頭人的機會漸多,也深刻感受到生命的脆弱;我們會更加重視家人與朋友,因為,很多事其實並非必然和天賜;不珍惜的話,要追悔就已經太遲。 我不介意其他人說我已沒有鬥心,因為這與說我已經看透世情而睇化了,可算是一個硬幣的兩面。如今放下很多俗務,多點時間與家人與朋友共聚,才不會於日後失去時才追悔;而現在追尋自己的興趣,看多一點書,多與相識於微時的友好聚舊,日子,會過得寫意愉快一點。

Posted in 寫我心情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