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0

新年進步

2010年即將過去,在此謹祝大家新年進步,身體健康。 來年2011,無論在政治或經濟領域,將會是一個更動蕩的年代。 本地政圈明年尤其熱鬧。無論是泛民或建制派都在一零年出現了結構性的變化。一零年的突變還未到休止符的事候,一一年的大浪已洶湧而至。面對一一年的區選及預備一二年的立會選舉與特首賽馬選舉,各方勢力必定蠢蠢欲動,只爭朝夕;加上民生與社會環境也因全球化而在蛻變,只求安穩,已非安身立命的最佳選擇。 經濟方面,零八年的次按風暴餘波未了,各地救巿措施似有短暫修正跡象,奈何格局更似危機處處。本地股樓各走極端之勢,與全球股巿及資產價格乾升瞎跌相映成趣。若定力不夠或眼光偏差,風暴大浪忽然來臨時,走避不及而再逢泡沫再次暴破,也非奇事一椿。 順祝大家事事順利,逢凶化吉。

Posted in 寫我心情 | 1 Comment

北風凜冽

說的,不只是天氣。 天氣固然轉冷,而北方的大學,也在磨拳擦掌,大展拳腳。 那邊廂,北大與薄扶林大學,北京航天大學及數間國內一線學府聯成一線,在高考聯招以外吸納優質高中生;而另一邊廂的清華,也與上海交大等一線學府組成聯盟,與北大一系分庭抗禮。 北大最新的動作,是來香港招生,不但做路演,更如我們本地大學一樣,殺入一線中學做招募演講。記憶中,這是首一趟內地一級大學到香港如此高調地招生。 其實,數年前內地院校已對港生大開方便之門,歡迎本地中學生北上唸書,更提供不俗的獎學金,無奈因文化的不同,傳統觀念揮之不去及本地學生家教太好的關係,成效不彰。今回如絲高調,以不斬樓蘭誓不還之態而臨,確實少見。 個人覺得,這是向本地大學一顯顏色及報復之舉,和加入國際排名遊戲的舉動。數年前,薄扶林及馬料水大學在內地搶得各省狀元棄北大清華而來就讀,意氣風發,還高調得刺痛內地領導神經,令內地教育官員及一線大學頭領懊惱不而。無他,以學術水平來說,特別是尖端科技及重工業,內地院校實遠較本地目光如豆的大專學界優勝,無奈本地大學國際化已久,國內學生一旦踏上到港之途,已登上到歐美各國的捷徑;稍有長遠眼光的國內高中生,當不會放過出國的機會,單以此一優勢,已教內地院校難以招架。 然而,個人對北大來港招生不太看好。驕生慣養的港孩不慣內地生活習慣及價值觀是其一,自以為是的中產家長也以子女到歐美著名學府為榮以作炫耀是其二,港生家長仍對內地認識不足或仍帶歧視懷疑眼光是其三,港生最有興趣科目與內地院校強勢科目錯配乃是其四;是以,有志到北大升學的學生,至少以短期而言,以個人觀點來看,不是有志於冷門(如歷史,左派社會科學理論等)或內地專長學科(如高科技研究,軍事有關學科,重工業等),就是非中產或來自左派學校系統的學生。以此結構來看,北大雖甚有誠意,個別學科也的確站在世界頂尖之端,但要搶得本地優秀高校生,仍有相當大的難度。 此外,收港生可視為招收了非本地生,對提升世界排名饒有幫助,因為國際排名計分方法,校園國際化程度及非本地生比例,均為日漸重要的一環,是以四出招攬不同地區學生就讀,已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只招收昔日第三世界國家的外地生,並不足以大幅提升非本地生的素質水平。 可是世事無絕對,若國內發展勢頭仍然較奄奄一息的先進地區強盛,加上本地貧富懸殊情況擴大,直資學校制度桎梏社會流動,再配合個別學科的長足發展(如大陸法,資訊科技等),那內地大學成為本地大部份學子升學的選擇,不會是太遙遠的事。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乃事物發展的定律,但情況是否對本地社會長遠發展有正面的影響,那卻是另一個問題。

Posted in 有教無累 | 11 Comments

空櫈

虛怯至此 夫復何言 胡亂立灶 貽笑大方 禮義之邦 墮落至極 大國風範 蕩然無存

Posted in 寫我心情 | 1 Comment

維修

這個博升級到Wordpress 3.0以後,一直出現系統不穩定的情況,最大的影響是訂閱部份,連自己訂閱也出現遲緩或收不到的情況。 在求教專家及自己搜尋資料後,決定壯士斷臂,來一次徹底更新,希望把問題收復。 在本週,這裏將暫停連作,或間歇性再出版舊日文章與留言,不便之處,謹此致歉。希望,一切問題可在更新系統後解決。

Posted in 系統維護 | Leave a comment

江山代有才人出──家長篇(二)

面試完了。 我收到面試評核表,駭然發覺評語是「條件性取錄」。 我好奇地問兩位面試官。得到答案及原因後,只有苦笑,繼而苦笑。既然有決定,就要照標準程序執行。 「我都話我個仔掂架啦。你們這些無能職員,不要妄想阻著我的兒子飛黃騰達。亞洲第一,都係要跪求我個叻仔入讀!」這是從通知同事的電話聽筒傳過來的聲音。聲音之響亮,可想到說話的怪獸家長是如何的意氣風發。 同事們都敢怒而不敢言,也在怪那兩個面試官,為何會收一個這樣的學生。當然,大家的憤怒,我完全明白。 到了交留位費及交回已簽署的取錄信一刻,那位怪獸家長還忍不住放肆地罵這罵那,還向同事指明要我出去見她,而她的寶貝兒子,毫無表情地站在母親身後,一切有人代勞。旁觀的,倒以為是那位母親彩票中獎準備入耆英學苑,而這位年青人對入學,似乎興趣全無。 幸好我早有準備,已著同事說我整天在開會,有事留言;而我在這家人到後,特地找個隱蔽地方特別觀察一切。我不是怕這位怪獸家長,而是希望印證一些自己的推斷與觀察,大前提是,不要失去理智與怪獸家長面對面爭吵,浪費時間。當年自己剛畢業時在新巿鎮青年中心一個人面對四十多邊青圍著我也面無懼色,怎會怕這些嘍囉?說穿了,這只是一個自卑到極點而以自大行為掩飾個體的可憐人。 這家人離開去慶祝後,我與同事商談。「不要給我算中,這位年青人不會在這裏就讀」。同事們都目瞪口呆,不知所以。我在觀察後,有這樣的結論。 日子飛逝,轉眼已是事發後三個月。 同事照常工作,知道這位年青人還未交文件及成績,證明符合條件性取錄而入學,於是致電找他。聽筒的他平靜地說,他不符入學資格,會將成績單資料寄來,以辦理留位費退款手續,背後當然是一輪那位女士的謾罵聲。 同事問我,為何預知年青人未竟全功? 我只是依自己的經驗及直覺推斷。其一,以年青人及怪獸家長的舉止,年青人應完全沒有入學的意圖,報讀只是怪獸家長的一廂情願;其二,若此說屬實,那年青人大有機會以成績令他的母親奸計不能得逞;其三,要破壞母親的計劃把她氣個半死以換取自由,要不就拿很好的成績去外國,要不就用達不到條件性取錄的差劣成績令事情無法轉圜;其四,硬要兒子入讀這所院校的一個收生要求不高的課程,怪獸家長不是為了達成她那輩未了的心願,就是用來在同輩中炫耀,或至少自我感覺良好,在同儕中不致沒面子,總之,不會是真心由兒子的角度出發為他著想。 最後,年青人以這個殺手鐧來教訓其母親:英語水平試未達要求。小朋友,你的報復手段也未免太絕了,兩敗俱傷呀! 其後的個多月,同事收到怪獸家長的糾纏電話:「真的沒法子通融嗎?給我兒子一個機會不行嗎?還有學額剩嗎?以教育角度及照顧家長的感受,你們怎麼可能這麼狠心?」怪獸家長也夠毅力,一直至開學兩個月才知難而退,而她的語氣,也由最初的聲大夾惡,變為後期的憂心忡忡。連入學英語水平也不達不到,怎能給你兒子機會?況且,你兒子想在本地唸書嗎?你有坦誠地與兒子商談,了解和尊重他的意願嗎? 怪獸家長立心不良,方法錯誤,傷害親子感情,斷送兒女前途。唉,這些悲劇不斷地重演,怪獸呀怪獸,何時才醒覺過來?

Posted in 怪獸家長, 有教無累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