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1

閒話一句(十九)

何家家產何家得 全城這陣子最熱的話題,當然是賭王身家如何分配。 賭王一生叱咤風雲傲遊濠江香城兩地,馳騁祖國為馬交前途一鎚定音,更為全球賭業立下楷模,影響力無遠弗屆,若要找人接班代替,真有捨我其誰之感。 都說這個世界是公平的。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多年來機關算盡,在賭業政界深淺兩道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賭王,萬料不到在他最後一段人生路上,出現控制不到的爭產鬧劇。 看到他坐在輪椅上氣息若絲,給人推來推去任人擺佈,若不是編排得絕妙的示人以弱圖謀後動,就真的是人到夕陽。最後關頭才看到你爭我奪爾虞我詐,帝國版圖快將分崩離析,莫非是一生功過的適時回報?早前的精心部署,會否化為烏有? 想到前時鐵頭仁被襲,總不期然想到天理循環是否真有其事;如今看來,若然未報,時辰未到,彷如鏗鏘聲韻。在一大堆錢面前,人性的弱點再次顯露無遺。為了那份數代也用不完的家產,甚麼親情恩情,全部棄之如履;終生營役為了後代,究竟是為後代積福,還是延害了下一代?

Posted in 寫我心情 | 7 Comments

偽善

官府近日公佈的超齡內地子女來港團聚方案,看似經過情理兼備的考慮,其實只是充滿偽善的一著。若非有著急切的政治與經濟需要,封閉而自大的官府,絕不會有如此寬厚的舉動。 簡單而言,自九九年終審庭對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的判決及其後的人大強行釋法後,港人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問題一直成為社會的一個傷痕,不但成為港府施政歷史的陰影,更使香港人之間的分歧更形嚴重,有型無型的誤解與歧視,深植港人與內地出生港人的心坎中;而港人深恐來港人士搶奪資源增加社會福利與教育醫療負擔的觀念,更因政府的強力宣傳而根深蒂固,內地人及內地出生港人的負面標籤,久久不能散去,為社會的不穩定埋下炸彈。而爭取居留權人士間竭地仍透過社會行動將議題重新放在媒體的中心,使議題不致石沉大海,消失得無影無踪。這個夢魘,仍存於官府及港人心中。 官府今次好像格外施恩,表面營造人道的糖衣,實則充滿計算。 隨著本地人口出身率連年下跌,本地人口結構漸趨老化,未來年輕一輩將要肩負眾多銀髮族帶來的社會支出,他們的擔子將會十分沉重,若不做點功夫,社會穩定性將會大受威脅。隨著本地社會因過去三十年的飛騰發展而漸趨富裕,帶來的社會問題自然為數不少;較為顯要的,除了上述人口老化的問題外,是社會勞動力的不足,及基層工種將越來越難有本地人願意擔當,情況將如同北美及歐洲的先進社會一樣。 官府在解決經濟轉型,知識型經濟體系及全球化一體經濟帶來的社會轉型,基本上縛手縛腳,束手無策,只傾斜於金融與地產業,期望這些行業一直興盛帶領百業,及透過不斷推出基建項目安撫建造與有關行業,將解決問題時機一直往後推,期待決策人退下火線,由後人接過火棒,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看到這些官府中人的心態,除了嘆一句自私短視與黔驢技窮之外,真的無話可說。 由是,大舉推出基建項目,如啟德舊機場區的發展,西九龍文化區,港深高速鐵路等,是官府孤注一擲維持經濟正增長或不致滑落的獨步單方。而憂慮基層勞動力,特別是建造業的人手不足,才是官府對港人內地子女大開綠燈的主要原因,因為,本地年青一輩都夢寐以求入投資銀行做其大班,或從事專業白領工作,要年青人投入建造業從事基層基建工作,相信十分困難,在建造業從業員平均年齡老化而急需新血補充的時候,要避免輸入外地勞工此等容易引起社會爭議的議題,做個順水人情接收年青而平均教育與技術水平較低的港人內地子女,似是官府一個較安全而可以理解的抉擇。 政治考慮 時機上,官府這時推出這個“德政”,也是天衣無縫的上佳良機。本地經過零八年的金融海嘯後,經濟漸重拾正軌,雖然通脹壓力仍在,但官府今年度收入遠超預期,相信仍可大派糖果。在經濟環境向好時推出這個變相輸入大量人口的政策,加上人道考慮,可令反對聲音大為減少,群眾自然不會著眼於有機會給人搶去飯碗的憂慮。看政策公佈後的輿論,反對及質疑聲音不強,已可證明這點。 而在這時推出這個政策,既可拆解一個潛在施政的炸彈,也可影響多場選舉的結果,令建制派有機會投桃報李,是一舉多得之策。在明年特首選舉換人之際,政策可以將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的問題大致解決,令特首候選人的顧慮減少一叢,避免給人再次挑起問題要求表達立場,作出與人大釋法意思不符或重新觸動港人內心不安的危機。 而曾為港人內地子女提供援助的第一大黨,供完會及其衛星組織,也可藉此大撈政治本錢,貫徹其標榜成功爭取的作風,相信對其今年十一月的區選及明年的立會大選,有一定的幫助。雖然與泛民有關連的天主教團體在此也出力甚多,但基於過往的種種因素,能將這政策成果轉化為對泛民支持的機會較低,是以,政策對選舉結果,應有一定的影響。 還看明天 當然,官府的如意算盤能否如願打得響,也要成事在天,謀事在人。官府過往將大好政策弄得一團糟弄巧反拙,也不無先例。首先,建宗局長強說港人內地子女來港不會對本地教育醫療及社會福利帶來影響及衝激,是掩耳盜鈴的說話。若他所言屬實,為何官府不一早放行? 說到透過再培訓可以解決港人內地子女的就業問題,也是自欺欺人的說法。若他所言句句皆真,那本地中下層低技術勞工的就業情況為何連年沒大改善? 至於能否如官府所願,這些超齡子女來港後能在短時間適應本地生活及投入本地勞動巿場自力更生,就真的要看官府的造化了。若他們以為給這些子女到來就一了百了,不為突如期來需要面對的教育,醫療及社會福利資源激增作好準備,那屆時才爆發的民怨,將會是對官府庸碌卸責的一大懲罰。

Posted in 政經心得 | 7 Comments

電郵訂閱

經過一番測試及搜尋,找到了一個較為可靠及有效率的電郵訂閱系統,並且已完成安裝及測試,希望便利大家。 如有興趣,可逕自頁頂的菜單列進入訂閱表,輸入電郵地址;又或是在右面的菜單下適當位置輸入電郵地址,收到確認電郵後按下連結即可。 期望可拉近與各位讀者的距離。

Posted in 系統維護 | 1 Comment

閒話一句(十八)

新民黨寶劍出鞘 傳聞樓梯聲一段時間的掃把新民黨,終於在千呼萬喚下走出來;一一年的政壇,又多一股新力量。 新民黨挾掃把強勢而臨,不但以精英群集自居,更得多方工商界名人支持,陣容不弱;加上又得眾多現任與退休公僕支持,又獲田二少高調加盟,理應教人對其發展有一番憧憬。 這時候成黨,當然劍指今年的區選與明年的立會選舉,以至一二年的選舉委員會及特首選舉。然而,個人對其發展前景,抱持保留的態度。 以現時的領導組合,掃把加史醫加田二少,坦白說只是原滙賢智庫與田二少的短期政治組合。田二少若非在豉油不得志,斷不會他投另謀發展。若田二少在明年的選舉失利,看到掃把招牌也非萬靈之丹,以他的脾性,必會自立門戶再圖發展;加上他來自工商界重效益的作風,與事事講求程序的前公僕團隊,在策略、思維及行事上是否合得來,還是未知之數,這是隱憂之一。 說到公僕團隊,看到掃把一下找來這麼多舊部,可見其吸引力,江湖地位及領袖風範;可是,若新民黨的架構因由前公樸帶領而蕭規曹隨,秉承公僕一系的行事作風,重程序與控制,弱於開拓、遠瞻及應變,那是禍是福則未可料;因為,只以官家手法運作一個政團的弱點,是未能兼收並蓄,吸取其他界別良好經驗與手法,易生抱殘守缺的思維與行事方式,在分秒必爭,迅息萬變的政治局勢中,這可能是一個負累,這是隱憂之二。 再說公僕群與工商專業界翹楚的組合。兩個在思維、行事、作風、應變及對原則堅持上都是截然不同的群體,能否互相遷就,衷誠而緊密地合作,向著目標進發,是為一大疑問;短時間蜜月期還可,蜜月期過後則要祝君好運。工商界慣了後面出錢,要話事權;前綫舊公僕團隊是否完全接受信服,拭目以待,新民黨在稍後遇到政制本地立法與競爭法時會否引發黨內分歧,將是這個新政黨將要面對的一大考驗,這是隱憂之三。 無論以人數及成員質素來看,剛成立的新民黨與滙賢智庫顯然有一段距離。一些行業精英不怕進入智庫,但對背負政黨身分仍有顧忌,令新民黨人數與黨員質素,不能與滙賢智庫相提並論。看滙賢在政策研究上與參選的成績都是強差人意,新民黨第一炮區選成績能否打得響?若招牌與如意算盤打不響,會否令新民黨從泡沫中爆破曇花一現?這是隱憂之四。 看到工商界星光熠熠在新民黨的成立典禮中及積極加入中委與顧問的位置,顯見工商專業界已對豉油差不多呈放棄的態度。豉油如何自處,及能否及時振作,在今年大選中廻光反照,是一個有趣的問題。而掃把能否單天保至尊,廻狂瀾於既倒,也是另一個大眾的目光。 以上只是個人十分顯淺的見解,希望自己看錯,畢竟,來來去去都是那一批政見相左但社福觀相近的政團在議事亭走來走去,教人感到本地政壇的訥悶。有點新意思與衝擊,本地政壇發展,才會有點積極的意義。 後話:若那位行政總裁在官府退休後沒有大進步,那個人只有祝願新民黨一級好運,逢兇化吉。

Posted in 政經心得 | 4 Comments

悼華叔

華叔走了,一個時代也告終了。 談華叔,我這個小輩還未夠資格,只有寫一點感想,以表敬意。 知道華叔這位前輩,還是在小學生時代。那時拾起報章,知道他為金禧中學及中文運動一事奔波,也從身為老師的父親與叔叔一輩口中,得知華叔如何為教師爭取權益,如何為不公義之事挺身而出。 及至八九六四,自己剛成為大學生,在局勢動蕩不安之際,也參加了多次的大遊行。印象最深的,自為當年五一九八號風球下,仍走到維園參加集會,看到他在台上慷慨激昂地演說。 其後自己有幸,與一眾前輩及一些當年的政壇新星,與華叔飯聚。席間,華叔分享了對時局的看法,並勸勉我們一眾後輩要堅守理念和抗拒誘惑,特別是女人和錢,從來都是從政人士的弱點,意志力稍薄弱,即易為所動而動搖,也易給人抓著話柄,要脅就範。那聲如洪鐘,字字鏗鏘的教誨,至今仍印象深刻。可惜的是,當年席間人,仍有些難逃這兩關而遭逢大劫。 自己佩服的,是華叔對理想的執著與堅持,和那面對壓力毫無懼色的風骨。早年對提升文憑教師地位的一番爭取,對金禧學校事件追求公道的鍥而不捨,對中文運動與中文合法地位的寸步不讓,對釣魚台主權的堅定不移,以至對六四的參與和其後每年紀念活動的堅持,在在顯示他對社會的關心及對理想的堅持。而沒有他的魄力,亞洲第一學府不會屈服不重視中文,教協不能成立及至今也屹立不倒,支聯會也不能堅守今天的陣地而不退縮及解散。 縱使,自己並非對他所有言行都絕對同意,但作為一個先行者,他的成就,雖不至前無古人,但敢說後無來者。環視當今本地政壇,那有華叔的歷練及風骨? 華叔是有心人,自己在退出前,仍每年收到他精心挑選詩辭的簽名賀卡,直至自己離開後一年,仍收到他老人家的真迹。他的這份心意與恒心,當今能相提並論者甚稀。 不知是否自己多心。未知華叔是否已知大限將至,深感自己堅持下去,局面雖不致大變,但在他去後將引發未能預見的混亂,遂在近年默許談判,令局勢稍向溫和的方向發展,鋪好了路,縱使自己乘鶴歸去,局面也不致急速改變而崩壞。這只是十分隨便的臆測,真相無從而知。 無論如何,華叔的一生,仍是值得尊敬。縱使近年有些言論未盡教所有人,特別是年青一輩心服,但曹操亦有知心友,關公也有對頭人,要一個人百分百給人認同接受,始終是不可能的事。而香港的可貴,是不同政見不同見解不同立場的人,都享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 華叔走了,他的民主中國夢,可能窮數代人的爭取,加上更多的犧牲,才有機會達成,但他的信念,已深深植入很多人的心坎中,慢慢向各方開花結果。 在此,謹向華叔作最後的致敬,願華叔在天之靈,早日安息。

Posted in 寫我心情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