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英超季末雜談(上)

本季英超無論在爭標一組,爭奪歐洲賽席位一群及護級份子,都較過往緊湊刺激。在尚餘四週的賽事中,每一場賽事都對整個格局有關鍵性的影響。這裏嘗試談一談爭標與護級保組的形勢。 雙雄對決 隨著兵工廠上週作客完場前不敵保頓自毁長城後,今屆錦標只是曼聯與車路士爭奪的局面。曼聯雖然有六分優勢,但餘下四仗先後要作客阿仙奴及主場迎戰車路士,加上要分心應付歐聯四強次回合和決賽(主場再挫史浩克零四應無疑問),若不小心輸掉這兩仗,那失分將與車路士相同,爭標優勢將蕩然無存。 其實,紅魔鬼只要不敗於阿仙奴及車路士,奪冠機會高唱入雲,因為其餘兩仗只是作客布力般流浪及主場對黑池。雖然後兩隊深陷降班漩渦,但實力與曼聯相差太遠,故只要紅魔能至少打和兵工廠及藍戰士,並在另外兩仗全取六分,以八十一分贏得錦標的機會頗高。 至於車路士只有自求多福,並應後悔季中的低潮失分太多。藍戰士要奪標,只能在餘下四仗全勝(包括作客打敗曼聯)得七十九分,並期望曼聯於阿仙奴,布力般與黑池身上只得六分或更少,才有機會以得失球差或在積分上僅壓曼聯後來居上。這個機會出現的機會明顯相當低,除非阿仙奴今週神勇地打敗曼聯,否則車路士奪標的機會其實不大。而今週主場面對熱刺也是硬仗,不易應付,若車路士今週不能取勝,那就算打敗曼聯,奪冠機會亦甚為渺茫。而車路士最後兩仗作客紐卡素與愛華頓,以其球員質素,縱使作客也應能取勝。 可是,足球未到最後完結一刻,也不能完全否定一切可能。藍戰士可能要期望施治與泰利再有神勇演出,加上回勇的杜奧巴與剛打破入球荒的托理斯有超水準的演出,才有可能上演絕地大反擊。 自毁長城 兵工廠再一次在關鍵時刻犯錯,白白斷送奪標機會,只能怪自己球員的心理質素差,及球員太年青欠缺經驗。法比加斯經過今屆比賽,己證明欠缺穩定軍心及帶領球隊振作的能力;而其門將與後防一再犯下愚蠢的錯誤,也顯示後防球員級數及經驗皆不足與曼聯及車路士抗衡。餘下除了對曼聯一仗面子悠關及力保第三名外,作客史篤城與富咸也不是容易應付的比賽,只有主場對阿士東維拉較有把握。若兵工廠於上仗敗於保頓後一厥不振,那連聯賽第三名的席位也可能不保,且看教授雲格如何應付。 拼死一戰 歐聯最後一席出線席位的第四位之戰,看來以曼城的機會較高。雖然曼城上下可能心繫足總盃決賽,但出席下屆歐聯賽事也是大肆擴軍的目標,故餘下五仗,斷無放軟手腳之理。主場面對熱刺一仗,相信會決定聯賽四位誰屬,且看曼城會否如上季尾一樣,在最後關頭失諸交臂。而他們其餘四仗,主場面對史篤城及韋斯咸,勝算頗高,而作客保頓與愛華頓則屬硬仗,且看他們能否力壓熱刺,報欲去年一敗失去歐聯席位之仇。 熱刺今屆分心應付歐聯,令球隊聯賽成績下滑,加上門將高美斯及中路後防不穩,經常失掉不必要的入球與分數,才弄至如今落後曼城四分位處第五位的境地。他們除了今週作客車路士及稍後作客曼城外,還要作客利物浦,縱使能在主場擊退黑池及伯明翰,要追及曼城卻是談何容易。故此,自己稍看好曼城奪得最後一席下屆出線歐聯的席位。

Posted in 球來球往, 英超我見 | 2 Comments

虧欠

想起雙親當年在自己臨近升中時為我奔波,內心總覺得對他們有所虧欠。 依稀記得,那年代,升中學需要跟據小學五年級全年,及小六首兩學期成績,再加上學能測驗成績,得出一個隨機號數,然後升中派位就會跟據這個號數順序編派。而那個年代,學生可以在派位以外無限制地自行報考中學,不如現在般只可以自行報考一間中學。是以,那年代的小學生,在六年級時,不免要經常奔波,穿梭於各中學之間。 自己小學所屬的校網嚴格來說,不算太差,但是,除了窩打老道的老牌人人中學外,並無其他老牌名校,也因為僧多粥少,故學位的競爭十分激烈。其餘學校中,也有三至四間地區中學的校風較佳,成績也不差,而成為家長的次選。而當時的耳語流傳,男校或男女校除了這五間學校外,其他各校都較為平凡,所以很多家長對其他選擇不太放心,都忙於為自己的孩子四處尋覓學位。那時自己年紀這麼小,只能跟從父母的決定。 還記起在六年級的下學期,父母經常為自己到各中學拿申請表格,自己也常常到各中學考筆試;有時,我跟著父親或母親到各中學叩門。 雙親當時還忙於為口奔馳。父親要應付早上的正職及晚間的兼職幫補生計,而母親則不時要連續五晚當夜更。然而,為了這個不太醒目聰明的小孩子,他們還是替我東奔西走,為的,是一個學位。 母親曾經不只一次犧牲休息時間,在夜班當值後,立即在早上替我到數間名校排隊取報名表。她近年才對我說,當時在九龍塘高校排隊取報名表格,排了兩個多小時,滿以為到自己拿到表格之際,那位校工卻說上午的表格己派完,著排著隊而又疲憊萬分的家長下午二時才來,接著關上大門。母親累極,回家倒頭便睡,錯過了唯一派表的日子。 在派位結果公佈後,自己獲派的學校並不是眾多家長心中的理想學校,反而一些平日成績不及自己的同學卻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獲派到人人中學。我這時完全明白為何大人們常說這是抽獎。年紀小的我拿著派位結果,自然有點垂頭喪氣。 其後,父親帶著我再到九龍塘高校碰運氣。幸運的,得到一位神父接見,但自己英文有限,聽不懂神父在說甚麼,但從這位神父嚴厲的神情與急速的語調,加上父親萬般為難的臉孔,我相信神父的答案一定是拒絕,再加上一點「我們不是甚麼人來都會收的」意思。自此,我深知與九龍塘高校無緣。 父親其後也帶我到另一間天主教中學叩門。這一次,那位應是校長的神父心平氣和地拒絕我們的請求。而我也讓父親特地製造機會給我以英語向神父介紹自己,可惜不太流利,是以,他拿了我成績表看過以後,說因為學位有限,抱歉未能破格取錄。”I wish your son all the best and good luck”,是我離開前清楚聽到的道別語。 母親其後帶著我到嘉道理中學應考,但因為趕赴工作關係,在亞皆老街路口放下我就叫我自己跑上去學校應考了。我看著那條迂迴曲折的山路一步一步的走上去,如同走向未知的將來。那一天,不知為甚麼,我十分專注那次考試,兼自信能做對百分之九十五的英語算術題。在覆核答案後,我看到四週很多人已經放棄投降,停筆睡覺或望天。我希望,自己的堅持與不放棄,能夠令自己的前途有點轉機。至少,我是認真地付出過努力的。 母親其後也聽從街坊與同事的提點,把我多年的成績表帶到著名的皇后書院,希望校方破格考慮。那時已是七月初,父母自然焦急萬分。結果是,這間學校的校工只大聲呼呼喝喝地教訓數位心急如焚,特地到來交成績表的家長,自以為權威的說:「我們是不收插班生的」,還趕各人出校門,幸好,剛有一位老師回校,收了所有家長帶來的成績表副本,著各人回家等通知,事情才告一段落。以那時的時勢來說,身為公務員的校工高高在上對平民百姓呼呼喝喝,雖然教人憤怒,但其實並不罕見。拿著雞毛當令箭的人,彼彼皆是。而這一段軼事,也是母親二十多年後才告訴我。 在七月第三個星期,我不抱厚望地到嘉道理高校看放榜結果。在三十人的取錄名單中,赫然發覺自己的名字在名單上,自己當時既激動又開心;然而,自己太興奮樂極忘形,與數位同樣考進嘉道理高校的小學同窗跑去慶祝,遲了三小時才在同學家中致電告知家人,白白令雙親焦急緊張了額外的三個多小時。那時,沒有流動電話,沒有互聯網,更沒有社交網絡與衛星定位系統;跑了出街,家人基本上找不到你。 母親知道消息後既喜且憂。喜的,是我考進了一間不錯的中學;憂的,是嘉道理中學甚多世家子弟,個個家境不俗,她怕我這個唐樓出身的窮小子未能適應。幸好她與同事商談後疑慮盡釋,鼓勵我向新的一天邁步。 我在註冊那一天,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到嘉道理高校。坦白說,我沒有想過有機會再踏上這條蜿蜒曲折的山路,還將人生最寶貴的六年奉獻給這間學校。而我相信,沒有嘉道理高校對我的培育和給我這麼多機會,今天的我會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個人。 至於其後七月下旬皇后書院致電家母,表示願意取錄我入學,已是其後的軼事了。家母因我已辦妥所有註冊手續,婉拒了皇后書院的取錄。而她怕我多心及分心,在二十五年後才將這事告訴我,這樣為人設想的母親,夫復何言?而若我到了皇后書院,日後的我可能是另一個故事。 而我能報答雙親的,只有在嘉道理時加倍用功,將過去失去的時光追回來;而也因嘉道理高校不嫌棄我運動不成家境不富裕,我也對嘉道理高校有強烈的歸屬感,六年來努力貢獻母校,代表學校南征北討,拿了八個音樂項目的團體冠軍,並在校刊,校報,校際問答比賽等擔當重要角色。此外,自己六年內也得到四次科目全級首名,使父母能在頒獎禮上分享喜悅。而自己最感激的,是學校批准我在中六時由理科班轉讀文科班,以一個兩科數學都有優等的人放棄理科,轉攻中國語言文學及中國歷史,沒有自由的校風及老師的諒解鼓勵,自己這個大膽的決定絕不能成事(我在中五會考時沒有修中國歷史)。 對比雙親的付出與心力交瘁,和為我忍受的無禮對待,自己那能抱怨辛苦和前路難行?能令他們放心,自己努力工作給他們最好的享受,使他們的退休生活豐盛無憂,已是我能略盡的棉力。

Posted in 寫我心情 | 7 Comments

稱霸路遙

錢莊管理學院雄心萬丈,不料早前給一個師生申訴大會大揭蒼疤,將落後及不合理的一面呈現,看來,連番指責對學院的雄圖大計,帶來相當的打擊。 自己掌握的資料不多,以下文字嘗試以有限資料推論,以一個外人的角度,看事情的發展。 錢莊管理學院仍由前身為錢莊商學院的校長吹噓常領導。可能他在高校界戰績太過輝煌,也太習慣以行之有效的中學管理制度作依歸,去帶領一間新成立的私立大學,準備與八大一較長短,期望晉身名牌大學之列。可惜,太囿於個人成功經驗,兼無容人之量,前時意氣風發時亦有風駛盡艃,得罪太多人,此番給人揭露種種乖離常理之舉動,只能捱打回應,同情的人不多,開懷的人倒不少。 策略正確 思維不濟 以發展策略而言,錢莊管理學院每一步都有備而來,時刻顯示其大有為之壯志。首先將高中學院升格,以商學為私立大學的主要課程,在本地這個重商社會來說,實屬合理之至;而廣納名師,特別汲納失意於馬料水大學或在馬料水已退休的大師級人馬,也是奠定學院發展基礎,促進學院快速發展的妙著。接著搶奪高校附近覬覦已久的土地,作為學院長遠發展的基地,更屬志在必得之舉。凡此種種,都為孕育一所出色的私立大學種下良好的根基。可惜,方向縱使正確,但思維,態度與行事完全脫離現實及合理的程度,則只會事與願違,白白浪費種種業已完備的利好條件。 可能在思維上是以北美地區大學發展為鑑,以為私立大學一定好過官辦大學,故吹噓常在學院成立時野心勃勃,期望如同美加一樣,專攻商學課程,期望如高校一般大殺三方,脫穎而出。可惜,他的對手絕非吳下阿蒙。吹氏在相對上封閉及保守的本地學界下,專攻高考而稱霸一方,其實相對簡單,而且戰果合理,因為他的商專高校基本上不用理會低年級學生的行為秩序問題,而收回來的學生亦有明確拿成績上大學的目標,其實也不用太理會學生的學習動機,只要提供適當的環境與較好的師資,成績絕不會差。 此不同彼 然而,管理一間大學,與管理一間中學,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吹噓常作為校長,與八大校長的學術地位及名聲,與八大校長與世界各國頂尖學府的聯繫,以致籌款能力,真的有天淵之別。要在眾多優秀本地大學的商學院中突圍,不改變過於狹溢的思維,其實沒法成事。 若吹氏以為自己如同中學校長一般可以凡事都管,所有事務中央集權,所有大學教師都如中學老師般對他必恭必敬地百分百服從,著實是妙想天開。就以用人及評核方面來說,錢莊管理學院的一大錯著,是用人不當。教務長席位是大學教務的靈魂,沒有有魄力及經驗者擔當,絕對無法稱職。錢莊學院以一位只具管理中學經驗的教師去出任,實難令外人及院內經驗豐富的老師信服。以一位不符資歷的教務長,如何應付及引領大學學制的制定,學院發展的方向,素質的保證,專業資格的認證,實習與交流,與其他高等學府合作等範疇?且不說從馬料水來的有前院長級人馬能否信服,其他潛在合作伙伴看到此等陣容,怎能放心與錢莊學院建構學術合作關係?吹噓常曾談到外國學府也是讓教學人員專注教學,由行政人員專管學務及行政,但由不合資格的人擔當如此重要的職位,實在是錯誤的人事佈局。這方面,錢莊學院遠較開放大學遜色。 以錢莊高校教師去評核大學教師的教學表現,實在是匪夷所思。這種倒行逆施的陋習,真的教人貽笑大方。不是不敬,但是如何說服他人,高校的老師具備專業評核大學教師的資格?高校教師可以只以教局的公開試課程範圍與昔日的評分指引,足可應付大部份的教學工作。但大學教育範圍既寬且廣,教學方法與評核工具也五花八門;單是教學評核,已是教育行政的一門專科,一般高校教師絕難勝任。莫非,他們只以總成績多少人拿甲等,多少人不合格,與多少學生投訴課程沉悶,內容太深難懂(其實可能是程度問題),去評論大學教師教學不足?若這措施給外地著名學府知悉,恐怕只會讓人質疑錢莊學院整個教學素質保證制度,也對學院尋求專業學會的課程認證,有負面的影響。 至於要求大學教師上班打卡,更是荒誕之管理舉動。首先,大學不同中學,不用事事微觀管理至此(當然中學是否要老師與員工打卡紀錄上班時間是另一議題),也不應有我是老闆的高高在上心態,要下屬絕對的服從;而且,多位老師在馬料水時代已是業中翹楚,要屈就於一個山寨王的一個工廠式管理指示,吹噓常對麾下大學教師的尊重程度可見一斑。縱使吹噓常如何甘詞厚幣招攬這些名師進駐,但見微知著,這位老校是否尊重老師及學術,還是只當私大是個人的一盤招財生意,以老闆君臨天下的角式對下屬呼呼喝喝,各位老師也應心中有數。更諷刺的,是錢莊學院的一門主打學科是工商管理,偏偏尊重員工,設立良好管理制度,是管理學的一門重要課題。錢莊學院其身不正,焉能正人? 說太遠了,這已不計錢莊學院還以人手編製時間表,要大學老師一週上十八小時的課,行政員工的座椅只有中學課室學生座椅般大小,大學老師辦公室過於狹窄等情況。雖然,老校可以給員工上下新校舍落成後的宏偉遠景,但眼前的環境,其實不致如此不濟吧。 長遠策略 個人愚見,錢莊管理學院的發展其實可有如下的策略。先定義自身為教學型私立大學,為本地及亞洲區工商業培訓人材,也為本地入不到傳統八大的學生另設出路;而且,課程盡可能與各工商專業組織合作,得到如會計,巿務,財務等專業學會的專業資格認可,才有進一步的發展可能,和吸引青年人就讀。 此外,亦應積極訓練學生多方面的知識,及協助學生得到實習機會,與各行各業建立良好的關係,使學生水平得到廣泛認同,及增加畢業生的就業機會,錢管才有突圍的機會。而學生也應積極參與各項比賽,如本地及國內的創業計劃,商業個案分析等比賽,讓學生累積寶貴經驗及得到行內高手指點,建立學生優秀專業知識水平的形象。而下一步先與稍次的外地與內地學府建立聯繫,建立交換生及教師互訪制度,及委任外地學府作校外主考(External Examiner),以建立學術水平,那才有機會將學術水平漸次提升,待水平達至一定程度後,自能思考擴展,以口碑與較優秀的學府建立伙伴關係。此外,亦要加強學生的歸屬感,為長遠建立龐大的校友網絡籌謀,使學府能永續地發展下去。 其實錢莊管理學院有其先天優勢,只要策劃得當,兼領導者有相人之才,容人之量,不受個人先前成功經驗所限而獨斷獨行,其實還有一拼之道。否則,不要說八大,錢管恐怕難與相信由薄扶林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提升而成的私大競爭一日之長短,蓋太空學院萬事俱備,又有良好的網絡,各項條件,特別是行政及教學人員管理制度,絕對較錢管優勝。

Posted in 有教無累 | 5 Comments

臨界點

若果你說現時官府的管治能力與威信到了瀕臨崩潰的臨界點,可能是誇張了一點。但是,擔心政局急速惡化,又是否杞人憂天? 在官府施政成效不彰,出爾反爾,自打嘴巴,朝令夕改下,面對龐大輿論與群眾壓力面前的進退失據,不禁教人擔憂,這個官府還有明天嗎?還有能力捱至明年改朝換代嗎? 威信蕩然無存的結果,是各方一沉百踩,不論有理無理,都搶佔道德高地,先發聲,聚眾先發制人發惡,以人多勢眾,聲大夾惡蓋過官府,甚至公然羞辱,毫不把朝廷命官放在眼內。 先說教科書出版商,不理他們是否真的與官府談好教材分拆或是否存在協議,在官府宣佈可分拆教材與教科書一事從而期望降低價錢後,斷然公開摑官府一巴,不但說沒有達成過共識,還要威脅加價,除非官府包底,保障暴利不會消失。官府勢弱,要忍受這班壟斷巿場已久的書商為所欲為,除了找陳維安出來說一兩句人話外,官府還可以做甚麼?還有甚麼板斧? 說到官府希望私家醫院控制收內地孕婦數目,令本地醫療資源的壓力得以紓緩,和給本地人多一點享用服務的機會,提議其實合理,有事可以共商,但你看那個紥馬尾的私院代表,出來對記者說的那番話,不但顯示私家醫院完全不會放棄十多億的肥肉巿場,而對官府的輕蔑態度,實在是狂妄非常。不說他是私家醫院代表,還以為他是社團中人,反對官府大力掃蕩收保護費,令他們的靚無立錐之地,無法擴張勢力,為禍巿民。若要教孩子甚麼是醫者父母心,這人的言行已為最好的反面教材。 官府勢弱至此,怎能不擔心其管治能力?刻下還有五月一日最低工資的推行,相信又會令社會勞資雙方產生莫大的矛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官府能否捱過?今年的七一遊行,其實可能是普羅大眾對官府無能,官府向大企業傾斜及地產霸權不滿的最大控訴機會,處理得不好,政局的發展可能一發不可收拾。 找來內地直接插手或直接施以援手,看似最佳的解決辦法,但此例一開,兩制即名存實亡;然而,放任不管,看不到官府有能力自行處理或解決當前困局。行筆至此,怎能不對當前的暴風雨前夕憂心忡忡?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政經心得 |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