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1

福來補選淺談

福來區補選於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舉行,將選出一名議員,接替年初因病逝世的白鴿黨議員趙葭甫。 由於自己工作繁忙,加上不在香江,只能以有限的資料與時間,簡單說一下這次補選,希望幫助大家認識這次補選及其戰略意義。由於個人掌握的資料只及七月初,故分析談不上深入和完整,估計更談不上準確,只能用作參考大綱,唯望讀者見諒。 白鴿黨連啟業、慈雲西及福來,已有三名區議員於任內過世,加上前總幹事爆出道德醜聞,白鴿黨真箇是禍不單行。上兩次無論派出上任的助手還是黨友也未能收服失地,今回佔盡天時地利人和,若仍未能勝出,只能感嘆天將亡我。 今回對戰。由供完會派出年青戰將,力拼白鴿黨的地區樁柱。戰略上。這議席對白鴿以至泛民來說十分重要,因為福來乃前白鴿大將,現時人民力量骨幹大舊業八十年代起家的老巢,也是大舊業交棒予阿趙延續泛民於荃灣半壁江山的重要部署,福來若不幸失落,差不多標誌著泛民於荃灣區的最後一道堅壁保疊的陷落。 此外,泛民各派雖在荃灣區議會仍有五位區議員,但自白鴿黨鄺國全於上屆給泛左傾全力打敗後,泛民於荃灣區已再無力串連及發起大型行動,各議員只能力求自保,希望今屆力保議席,已無能力具備策略性思維部署和作出主動搶灘。相比起昔日大舊業領軍時與泛左各據半壁江山分庭抗禮的局面,已不可同日而語。 反觀另一邊廂,供完會今回的戰意不及前時鮮明,今回派出的年輕幹事在區內活躍年多,經驗尚淺,部署也未見得必須拿下此仗,反似是長線投資,期待今年十一月大選或是下一屆選舉。由於這回補選後的任期甚短,三個月後又將會再動干戈,加上十一月的福來選區將增加香車街街巿一帶的舊樓,對網絡較完善的建制派有利,是以若今回供完會只是僅敗百多票左右,不難在十一月趁泛民應付全港選舉無力全力應戰而反先。而供完大將供完繁帝將會班師返回港島出選立委,接手人與各派協調未完全明確的情況下,戰意反不及白鴿般鮮明。 福來選區主要由三部份組成,分別是歴史悠久的福來邨九座、較中產的荃錦中心兩座,及路德圍一帶連昌樂大廈等十五座的私人樓宇群,人口接近一萬四千人。當中福來邨人口約八千五百,佔選區總人口百分之六十,其餘私人樓宇人口約五千五百,推算荃錦兩座有約一千人居住,路德圍人口推算為四千多。而選區選民人數接近八千。以此推算,福來邨選民人數約為四千八百,若能在四座長型福來樓宇中佔優勢。勝算自然較高。而值得注意的,是區內六十五歲以上老人家人口佔全區人口超過百分之二十,一人家庭佔全區戶數接近百分之十四,從事基層職業人士偏高,及超過百分之四十的勞動人口月薪不足八千元。是以能針對長者及勞動階層旳政綱與政績,較能得到選民支持。 社區問題方面,區內的居住與環境衛生,與老人福及勞工問題,都是候選人主打的重要議題,好像是福來邨的維修,公用地方,特別是休憇設施的清潔問題,與邨內各項維修引致的環境問題,都是福來邨街坊切身的關注事項。而區內老人家缺乏足夠長者活動與伸展地方,也是區內居民感到需要改善的地方。而路德圍居民面對區內眾多食肆引發的環境衛生與噪音困擾,已是多年未能解決的死結。此外,長者到區外公立醫院覆診的交通安排,與荃錦中心地下成為十大最多人中六合彩之一的投注站於投注旺日引發的環境衛生問題,相信也是候選人的政綱之一。 供完會派出的葛兆源,以年青學歴高及供完會一貫的地區網絡發展系統方法,以密集的地區工作,逐步建立支持網及蠶食對手地盤。而他雖然以成長於福來作宣傳,但年資未及對手,加上地區工作成果未算特別豐碩,加上物資人手也似未如前時般充裕,故只能以網絡戰盡量鞏固支持,但牌面勝算較低。 白鴿黨派出身為福來邨一所幼稚園的校長梅綺玲出戰。梅氏長於福來邨,也是昔日泛民支持者的活躍份子,於趙氏患病後,已開始接手區內的社區工作。她雖然得不到邨內任何互委會的支持,但她於邨內長大,又是邨內幼稚園的校長,與福來街坊熟稔,足可抗對手主打區內成長的宣傳。而她似乎也較對手爭得較多路德圍大厦及荃錦中心的居民組織和商戶支持,可被看高一線。而她較大的弱點,是形象不及對手鮮明和活力稍欠,和社區經驗較淺。 由於區內競選氣氛不太強烈,故大膽估計投票率不及上屆,約為百分之三十二至三十六之間,二千九至三千人投票。稍看好白鴿黨否極泰來勝回一仗。梅綺玲應得千四至千五票,佔百分之五十二至四左右;而葛兆源可得千三至千四票,佔百分之四十六至四十八左右,這建基於白鴿全盛時期也只能在這區得百分之六十六,及白鴿應沒可能全取上回之千七票,加上零八年泛左在此區得一千一百多推算。 若白鴿黨在如此有利條件下仍未能勝出,那他們今年十一月的成績實難以教人樂觀,而泛民在十一月各自為政下,選舉結果實難有所驚喜。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 20 Comments

橫蠻

剛出席了馬料水大學的校友組織年會,看到出席人士的橫蠻,深感不是味兒。 這邊廂,年青學弟學妹們固然滿腔熱誠,也深受前時上一輩的壓逼,言行較激烈,其實可以理解,可是,下一輩始終脾氣剛烈,縱使道理在手,但仍會左衝右擊,嚇怕了不少立場較中立的中年校友,白白浪費了機會,向未有明顯立場的校友,顯示出與當權者的分別,特別是理想與理性,增加自己的支持層面。 可是,老一輩的當權派,作風卻較年青一輩橫蠻無理得多。 以出席者及所得授權票數目來看,掌權老一輩其實勝券在握,根本不用如此跋扈不馴,目空一切,囂張乖戾。在掌控會議程序上,只懂輸打贏要,完全漠視規條,予取予攜,旁人看來,以為是第三世界國家動亂時搶糧食般的粗暴和混亂。例如在通過工作報告及修章建議時,唯恐招人話柄,又恐惹禍上身,竟然不設動議人與和議人之舉;在點算票數時,在有可能出現爭議的情況下,只點算支持票,而毫不考慮點算反對與棄權票,反之在佔盡上風之決議案,竟反其道點算所有支持反對與棄權票,掌權老人家內心之虛怯,表露無遺。他們此舉,與官府早前不肯就替補機制作公眾諮詢的作風如出一轍,可他們斷不會想到往後的收場。 上任主席主持大會,既偏且倚,既狂言表示若不同意他所作所為,可即場進行不信任動議,恃著多票橫行無忌,顯出其人漠視法則與狂妄自大的一面,不知上回投票支持的人可有後悔萬分。而同場部份上了年紀的校友老馬有火,不但對年青校友的提問叫囂及報以噓聲,有等更走出來對質指罵,兩派距離之近,令全武行差點一發不可收拾。不知情者,還以為眼前是午夜過後的九反地帶,而非本地其中一間最高學府。 看到老一輩推出來候選人的提名人名單,千禧年以後畢業的年青人屈指可數,可見老一輩此番誓要一雪前恥,將年青人完全排拒於組織以外,盡除眼中釘,將「搞事者」消滅於萌芽狀態,可他們已完全忘記組織的宗旨。如此狹隘的腔襟,如絲短淺的目光,如此橫蠻的態度,如絲霸道的行徑,在在為年青人立下最不要得的榜樣;他們如何說服年青一輩投入校友事務,何以告知年青一輩他們的大門常開,何以顯示他們是社會翹楚,何以示範有容乃大的美德?連丁點政治恣態也不屑做,只懂扶植聽教聽話的書院校友會成員為未來骨幹,對外面世界的情勢與發展充耳不聞,老一輩有何資格說為培育下一代校友盡心盡力? 此役之後,兩派勢成水火,應再無坐下磋商與討論的條件。而傾向較溫和爭取改革的言論與立場已再沒巿場,因為這一役已完全將有心人的信念催摧毁。老人家們,預備日後更激烈的衝激和挑戰吧。日後,形勢逆轉,不要怪他人不給你們機會和不給予支持,因為,當日不給機會給年青人的,正是浸淫在權力中的你們。今天播的種,明天的收成,信焉。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有教無累 | 6 Comments

七一雜絮

每年七一,都給本地政壇改寫歷史,也令不同階層的人,塗上不同的經歷。 這年七一,官府又在測試萬民的底線,雖謂各為其主,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但是,萬事有序,容忍,也有限度。 身處風燭殘年的煲呔內閣,說不是在倒數等下一個真命天子出現移交政權,只是痴人說夢話的語句。誰都看得出,他們只能每天在捱,期望日子沒有那麼難過,前面的歲月卻是沒有解脫的一天。 為了迎上旨意,也為了顯示有為非跛腳鴨之輩,親率眾卿作爛頭卒,無視時空與對手的不同,希望強行通過議席替補方案。然而,眼高手低,理虧之餘,連做樣的諮詢也不做,足見內心的虛怯。自命不凡以為與八年前不同,誰知異途同歸,歷史,莫非又要重演?誰說歷史的作用,是教人認識教訓? 雖然官府江河日下,那邊泛民也不見得能乘時而起。激進派固然能令不滿現實和官府的人有所憑藉,但所作所為是否零和遊戲,拉一批趕一批,殊未能料。建制派的猶疑匍匐,只反映出他們投機搖擺的本質。十三日的法案通過日,將見官民意見大對撼之時;十一月的大選日,選民,將以選票向官府與各大政團表達內心的聲音。 年首預料局勢隱藏動盪與不安,不幸言中。這個爛攤如何收拾,官府與香城人如何向前走,相信很難有智者給我們一點指示。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政經心得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