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道是無情卻有情

昨晚偶然看畢「星期日檔案」,感到人間仍是有情天。 已甚少看免費大婆台的節目,但這一集講述談雅然實在是出色之作,值得一看再看。特輯從她申請居港權失敗到得到酌情權留港,再到努力修業學業有成,放棄港人趨之若鶩的法律專業而選擇為動物權益發聲,心路歷程教人尊敬;而她對待養父母至孝又能堅持理想,閒時又會做義工回饋社會,協助同根生一群克服困境,樂天而又高尚的品格,實教人動容。 人曾歷困苦成就更大,是不變的道理。談二十多年的經歷曲折而跌宕,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和體會,幸好她品性純良而樂觀,人緣亦佳,堅定理想而從不放棄,對身邊同學、老師及養父母都全心全意付出,終能將不幸轉化為契機,走上人生的坦途,實在值得大家為她高興,為她驕傲。 若果不走出第一步伸出援手,恐怕這個故事還是悲劇收場,而旁人的協助、關心與支持,都是協助她克服困難,奮發向上的動力。其實,在適時伸手扶年青人一把,看似微不足道,卻可能改變她與他的一生。是以,不要吝嗇為我們年青的一代給點指引,給點啟示,那我們的下一代,仍然是有希望的一群。 大婆台新聞部近年是非不斷,指責不絕,但有這些專輯,足證有心人仍在,行業仍有具理想與熱誠之士苦苦支撐;若能保持這作風與表現,絕不怕與其他同業比拼。 謹向所有曾經歷憂患,仍懷著以誠待人的年青人致敬。各位有空,或不幸錯過,絕對值得再看: 居港十年情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有教無累 | 5 Comments

細味.城市民歌

一首又一首經典的城市民歌伴隨著自己成長,雖然已擁有《6 PAIR 半 : 城市民歌》等唱片,看到這一套集大成的唱片集,還是如同輩一樣,忍不住手買下來細聽,緬懷細味一番。 喜歡七十及八十年代的民歌,除了那時的歌手較純,真的喜歡和專注音樂外,他們寫的唱的歌,真的是那一代年青人所思所想;除了反映一代年青人的思潮喜好外,也對當時的社會狀況有細緻的描寫,加上當時的歌手音樂造詣不俗,根基好,肯下苦功,不介意寂寂無聞,全心全意投入創作的音樂,無論曲與詞都相當出色,既準確寫出當時年青人對前景,對感情的迷網與無助,也寄寓他們對理想世界與社會的嚮往,和對現實的反思。是以,有些歌曲十分耐聽,縱使大家都認識歌曲多於歌手名稱。 而自己這數年也有在現場欣賞經典民歌,重拾當年情懷,縱使演唱者隨著年華老去,與當年的年青形象已相去甚遠,但唱功仍然出色,也因成熟了而多了一份世故,對世情的看透,使觀眾對經典的歌曲,有一番新的感受。 這一套六張的唱片集,坦白說,已包攬絕大部份的經典歌曲,如那一天、天各一方、昨夜的渡輪上、為甚麼、驟雨中的陽光、泥路上、陌上歸人、風裏的繽紛、冷雨、無可奉告等,都已是膾炙人口曲目,相信我們這一代都必定會琅琅上口。而其他佳作包括:相識在童年、陽光空氣、問我、風箏、但願人長久、如果、初戀、印象、三人行等都是一時佳作;而感到驚喜的,是這些歌曲也包括在這套專集內:甜甜廿四味、有了你、傳說、倩影、點解(手牽手) 、結他低泣時、舊夢不須記、莫再悲、荳芽夢、相識非偶然、彩雲曲、罌粟花、人在社會中,加上組合Fundamentals的「感覺號渡輪」,實在是不可多得的民歌集。基本上,七及八十年代的出色民歌,已全在這套雜錦民歌集內。 然而,每個人的口味與喜好不同,難免對專輯內的選歌未盡認同,好像林憶連的明天是否愛我、徐小鳳的深秋立樓頭,個人感覺是偏近流行曲多一點。而自己也不是太喜歡聽譚伯,B哥,大AL及林嘉寶的歌,是以自己心中當然有其他滄海遺珠未有收錄在這套專輯中的作品。個人意見,既然有陳百強的歌收錄在內,理應有經典的「幾分鐘的約會」及「感情到老」,兩曲風格較純樸亦接近民歌。 說到個人最喜歡的曲目之一,是黃敏華的「悟」。黃是一個很努力亦很出色的歌手,然而際遇不如人,發展不如其他只賣樣子的偶像派,未能脫穎而出實在可惜。這曲沉鬱有力,有點看破紅塵的味道,太年青的聽下去,感覺與感觸不會如我輩那樣深刻。黃亦在出了兩三張大碟後離開樂壇,也算是有所覺悟吧。在此,誠意的介紹這首歌給各位細聽。 好歌如酒,越舊越醇。 悟 [Audio clip: view full post to listen] 曲:黃文偉 詞:鮑觀海 1986年ABU亞太流行歌曲創作比賽參賽曲 燦欄動人往事 就似輕風與浮雲 無奈頓消散去 頓消散 捉不到輕塵 如烈日耀遍天 又似虹光再現 光陰遠去 留不了半天 懷往日奉迎笑面 卻似聲音了無痕 無奈頓消散去 頓消散 得不到殷勤 如落日媚百千 又似晨光吐艷 光陰遠去 亦去 從今放棄 終於要逝去的光采 何必理會那繁華的不定 讓我舊夢  共那浮光消失去 聽不到冷語或稱讚  無掛累 雄心壯志 不需理會逆境多少 人間有路向 任我闖天地 盡我薄力  盡我能不計際遇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享受音樂, 寫我心情 | 5 Comments

珍惜 浪費

近來較有印象的一個電視廣告,是某大飲食集團找來一個男生,在外吃飯時珍惜所有食物,不讓桌上有殘羹,及回憶兒時吃飯不留一粒米,最後不用娶一個豆皮婆的小故事。 自己兒時也受家長與長輩訓誡,說吃飯時不要吃剩飯粒,否則長大後會娶一個豆皮婆。那時年紀少,真的信以為真,長大後明白這是上一代嚇唬小朋友的技倆,但出發點還是好的,要我們珍惜一飯一粥。若拿來說給現代生於富裕的小朋友聽,只是對牛彈琴,因為他/她們不曾捱過餓。 上一代經歷戰亂,又或是曾親歷不同的政治運動,捱過戰爭,飢餓與貧窮,千辛萬苦來到香城,縱使生活逼人,也會死慳死捱,不會浪費一分一亳,一飯一粥。他/她們親歷困苦,自然教育下一代同樣懂得珍惜。 坦白說,曾與我共膳的朋友與同事都知道,我不會讓碗和碟上留下一粒米與一粒飯,在我面前空如照鏡的碟子,有時令同桌人感到壓力,我只好安慰他/她們這是我的習慣,不用理會也不用強行跟隨。 自己有這個習慣,除了幼時長輩的教導外,也與自己親歷目睹的景象有關。兒時自行走路上學,在深水埗一帶,見到不少吃不飽的人,不是到食肆討殘羹,就是努力在垃圾箱附近碰運氣找食物;而自己在飲宴散場時,也多在酒樓後樓梯中,看到洗碗嬸嬸們坐著在喝剩下的魚翅或濃湯,也在拿下壽包,想必是拿回去給小孩子吧。有東西吃,其實並非必然。 自己三十多前還在年幼時回過故鄉,看到同村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努力種米或種菜,卻僅足以糊口,維持基本生活;回到香港後,也看到祖父母輩飄洋過海離開故地,只為賺取更多的金錢給父親一輩各兄弟唸書與生活;也看到父母輩不是早晚兩份工,就是連續七晚通宵更,週末週日倦得不知時日,為的,是我們這一輩能有三餐溫飽和上學唸書。如此環境下,怎會浪費時間不努力唸書,怎敢不珍惜得來不易,有血有汗的菜餚? 「一粥一飯 當思來之不易 半思半縷 恆念物力維艱」,曾經歷過的,對這對聯自有深刻的體會。可是,若以此訓悔當今成長於富裕社會物質充沛的年青人和小孩子,能聽得入耳的,應如鳳毛麟角,只因,一切來得太易,一切看似理所當然,沒經歷過失去,總不會知道珍惜的可貴,和浪費的可悲。 看到小學生們對學校提供的飯盒嫌三嫌四,只因不合口味和吃慣傭人烹調的上等菜,將大批大批的食物丟掉浪費,連次等父母也加入攻擊學校一番,而毫不教導小孩子莫要胡亂浪費食物,就知道我們的下一代如何給寵壞,從小養成浪費的作風。而只要到學校的飯堂,就知道浪費食物的情況有多嚴重。在大學的學生飯堂,剩餘大量飯菜的情況彼彼皆是,學生自知飯餸太多,卻吝嗇於開口叫少飯或少餸;女孩子為了體態美,一碟飯吃剩三份之二甚至四分之三的情況十分普遍。曾見過有好心人說了一句話真浪費,立即遭三兩男女包圍指責,說老子有錢又喜歡浪費又怎麼樣,這種心態與行徑,著實教人嘆息。 學校也曾舉辦過有衣食活動,希望學生叫餐時叫少飯,期望減少浪費,可是成效實在很差。看到年青人對著活動搞手反唇相稽,說「我就是沒衣食又怎樣!」,那種無知和狂妄,當明白現今的年青人是多麼的幸福,社會是多麼的豐足。 自己慶幸唸中學時能在學校的飯堂捱過。三元半的飯,其實質素相當一般,衛生情況也只是勉可合格,但學校飯堂,訓練我們知所選取,也教曉我們不要浪費,也讓我們協助集中處理廚餘殘羮作另類用途。飯堂的大叔們,學歷與家境當難與出入校園的所謂上等人比擬,可他們的教誨與身教,卻是千金也買不來的可貴經驗之談和處世態度。 我相信,曾經失去,曾經歷憂患,教我們更懂得不要浪費,懂得珍惜。

Posted in 寫我心情 | 8 Comments

福來補選後記

福來補選落幕,相信結果對泛左陣營來說,是意料中事;但對其他人,特別是泛民陣營的領導,卻猶如喪鐘一樣。 自己只能承認對形勢認識不夠深入,也未能將最後兩週的區內情況與兩陣備選功夫作詳細分析,故得出對泛民過份樂觀的結論,只能自認眼拙。 這個結果,相信對泛民陣營上上下下的打擊甚大,而這次補選結果的啟示,個人認為有下列各點: 泛左網絡更進一步 泛民只能原地踏步 結果顯示,泛左,特別是供完會的空中地底網絡,遠較一般人所想的完善及週密。在下午二時半已可谷出百分之二十四的投票率,著實是對死抱「投票率高必利泛民」的泛民領導一記當頭棒喝。在一個以老人家及基層藍領及文職人員為主的社區,能在短短三年間將網絡擴展差不多一倍,泛左的組織力及動員力實在厲害。 而結果也顯示泛民區選的數大死穴,在零三年區選以後,基本上沒有改善或解決的良方,彷彿只有坐以待弊的情況。首先,連啟業與慈雲西,泛民在三個因現任議員病逝而要補選的區域全敗,而且一次較一次敗得難看,一次較一次給對手迎頭趕上拋得更遠;除了顯示泛民的接班工作成效近乎零以外,也證實了地區居民支持個人多於黨的情況,由各屆立會選舉白鴿未能取回區選票數,再對比泛左的得票,可見泛左的組織票是何等的嚴密,泛民的所謂地區組織是如何的鬆散。在此消彼長下,泛民的地區發展沒可能有樂觀的餘地,反而只有越做越縮的格局。 其次,泛民這次在福來已是派出在當區長大,有參與社區服務的候選人出選,已堵塞對手指責空降的機會,但仍不敵對手年資較淺的年青戰將,泛民在區選的板斧相信已黔驢技窮。縱使在候選人的質素上,白鴿候選人形象較對手稍差,但對手的政績還未十分豐碩,口才政綱等也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在各有缺點下仍要大敗,除了泛民組織力不棣外,相信也與社會大氣候有關。 而這次敗選,更標誌著白鴿上一代的選舉策略,差不多已完全失效。坦白說,縱使白鴿黨的領導如何不濟,但負責今次選舉的,已是經驗豐富及對選區熟識的團隊,但可能是囿於過往的勝利成績,也可能受到領導層決策質素的負累,更可能是未能跟貼時代的進步,白鴿今回的選舉策略只是穩中求勝,卻未能以新的角度及新的策略去應付後二零零七年代的選舉。例子如只以保住福來邨的保守策略,忽略了路德圍基層組織票的開拓與維護;對基本數據掉以輕心,未能準確掌握選區各細部的選民人數與人口特徵;只捨難行易以中距離叫咪宣傳策略輔選,未能近距離接觸選民,掌握選民心態,致未能察覺支持度的逆轉等,都是足以導致敗選的因素。 建制派令人氣憤 泛民營教人嘆氣 雖然建制派跟從官府一樣不知所謂,對官府的政策不是盲目護航,就是卑鄙地要脅分肥,然而今時今日的泛民主派,也不是巿民的唯一選擇。今年泛民在多項政策上的前踞後恭,如在審批預算案一般開支時差點令政府無法應付日常項目支出,以至部份泛民重量級人士在派錢政策上的躊躇進退失據(縱使個人仍認為泛民不支持派錢合理,但民情不是如是想);加上最低工資震盪的餘波,泛民議員屢傳失德等,都令泛民陣營的形象日趨低落。此外,白鴿前總幹事的醜聞,令白鴿的道德形象跌至新的低點,這件發生時間妙到顛毫的醜聞,若能在老人家為主的選區中得到廣泛流傳,對白鴿的形象無疑是致命的打擊,也間接促成白鴿黨這次補選中大敗的結果。 昔日選民未必期望泛民陣營在議會,特別是在立法會中,有很實質的政績,只希望有反對聲音在議會防止一言堂的出現,才令泛民眾頭領得以相繼躋身立法會,然而時移世易,建制派雖然仍是老模樣,但泛民陣營也暮氣沉沉,只能提反對意見,卻未見有太多建設性或具前瞻性的建議,加上過份偏重政治活動及倡議,民生問題上的工作只流於口號式的吶喊和反對,實質作用與成績乏善足陳,也令選民,特別是中產及年青人日漸離棄,在地區政績不彰的情況下,支持度難免江河日下。 而泛民主派在一零年的五一六選舉後四分五裂,今年連串在港島區的衝激行動,雖然招納了不少從未參與政治的年青人投入,卻也嚇怕和趕走了不少支持較溫和路線的巿民,一來一回,未知是禍是福,但若以中大的民意調查果可見,巿民對連串的衝激行動未必全盤接受,若大部份香港人有這種想法,反映在選票上的話,那泛民的支持度就岌岌可危了。 大選在望 十一月的區議會換屆大選逼在眉睫。這次補選的大敗,令泛民中人難以對十一月的選舉有任何樂觀的期望。以白鴿黨而言,雖然號稱派出一百二十五人大軍搶灘,但在地區工作成績、地區網絡、平均質素也不如對手的情況下,當選率實難以樂觀,特別是新人的平均質素與勤奮程度,較年青左派及建制派專業人士遜色,在社會支持度大不如前下,要能突破上屆的五十九席的成績,相信難度頗高。個人估計,若能保住四十二席,已是相當不俗的成績。 而這次選舉結果,對泛民一眾新人來說,猶如一盤冷水,不但信心受打擊,而且在勝望不高,支援不繼的情況下,相信可能有人打退堂鼓,這對實力原已薄弱的泛民陣容來說,實在是雪上加霜。 號稱地區實力最強的白鴿黨的戰情也如此不利,相信其他地區實力更弱的泛民政團,在十一月大選中能獲取優秀成績的機會其實不高。公文袋強榦弱枝,很多候選人落區太遲,若能保有現時的十二席,其實已是相當不錯的成績;竹筍僻處九龍西,但遭郁人力量狙擊,在地區實力與建制派距離越來越遠之際,相信兩敗俱傷的機會頗高。玫瑰黨在骨幹成員離開後聲勢大不如前,加上資源不足,在糧草不繼下,相信成績止於個位數字。至於在以候選人服務政績為主的區議會選舉,主打政治議題而落區時間又短的郁人力量,相信難有好成績,除非今年選舉主軸返回零三年大選一樣,成為政治信任投票,則當作別論,但個人相信出現的機會較微。 在零三年大選大敗後,建制派勵精圖治,部署精密,於零七年已能奪回大半江山,再加這四年的深耕,相信今年大選中,泛民政團實難纓其鋒。如今建制派的戰略目標,應可於這一年實現,因為在整個戰局中,要削弱泛民的影響力,莫過於將泛民的後勤地區力量消滅,那蹲在昃臣道的領導們頭重腳輕,絕不能如以往般揮洒自如。泛民欠缺地區力量及椿腳,地區代表性大大受損,地區資源也將被建制派壟斷,泛民新人也將被隔除在地區的委員會之上,日後建制派在重要政策上,應能發動各區區議會通過有利自家組織的動議,挾民意自恃橫行,為官府各種倒行逆施政策保駕護航,或以地方挾持中央,逼令官府讓步。十八個區議會中,第一大黨已霸佔九個主席位置,這情況在十一月大選後,相信會更加一面倒。不知口中常說要保持地區議會平衡的官府,會否在年底委任泛民人士入各個議會,以平衡一言堂的局面? 要實現這個戰略目標,最有效的方法是打殘泛民的地區力量,而削弱白鴿黨,是事半功倍的做法,因為白鴿黨擁有最多的區議員,若白鴿黨在多個區議會行政區都被針對地追擊導致沒有地區議員當選,那白鴿黨的全港各地區代表性自然大打折扣,其他泛民團體也更無力在各區建立地區支持力量,不是在今屆給殲滅,就是等待在下一屆區議會大選被建制派圍剿,建制派統一各區天下的如意算盤,應是如此打響。此外,針對性消滅白鴿黨二線人物,也令白鴿黨出現青黃不接的情況。看上屆及今屆選舉前,二線人物不是輸掉議席,就是失德被逼離開,又或不幸染病,差不多已達良將已盡,無將可用的境況。仍靠一眾八十年代明星支撐的白鴿黨,怎能延續香燈,告訴年青人說,這是一個有前景的政黨? 由是,對泛民今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成績,實難教人抱持樂觀的態度。 旁記 老巢陷落,相信百感交集的,非大舊業莫屬。 昔日大舊業在荃灣呼風喚雨,由福來起家,屢挫泛左建將,帶領白鴿黨及其盟友,與建制派各佔半壁江山,令荃灣居民「見光頭即選」之說不逕而走。今番看到多年戰友病逝,又無力取回老巢,致令根據地落入敵手,相信最感不是味兒的,也是他這位從政二十五載的資深議員。 今番補選,相信教大舊業十分為難,因為身處郁人力量,有議席空缺自應派人出戰,並全力支援,可是,議席原出自一己一手帶出的舊戰友手中,派他人爭奪,於心不忍,只因阿趙也算半個自己人,與各基層團體也間有合作,更在一零年五一六選舉幫過忙,在全無勝算下派其他人出戰,白白雙手奉送議席予對家,絕非其個人意願;加上,白鴿黨派出的候選人與自己也有淵源,若強行派人爭逐議席,只會鷸蚌相爭,漁人得利。加上他自己早前因巿民危企跳與警察殉職一事中受千夫所指,個人形象嚴重受損,高調可能引起反效果,今番以外人態度觀戰不插手,也令兩虎相爭徒益外人的情況不出現,已是竭盡所能,不能太過指責。 而好些站於泛民光譜較邊端人士,於選票結果後幸災樂禍,說這是票債票償的結果,可能過份樂觀與一廂情願,也教人想起「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的對聯。畢竟,區議會選舉,候選人政績,地區網絡與候選人質素,仍是主宰戰果的三大重要因素。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