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這年區選

今年區議會大選的候選人名單已經落實,正式為連串的大撕殺揭開序幕。 今屆參選人數多、自動當選的人多、參與的政團多、強弱懸殊的選區多、龐大資源消耗戰的選區多、爭議多、內閧多,就是像樣的政團不多、具質素的候選人不多、市民的選擇不多。 這四年,自己已真的少踏足社區,早前的多次補選也看錯,故今年很難如上一屆一樣,有深入一點的分析,和做一份有質素、有數據支持的分析。是以,下星期開始,只會以浮光掠影的角度,談一下自己的看法,也為一個新時代的來臨,寫一點劄記,作為一個記錄。 預見泛民光輝難再,建制派蠶食地區,本地人因小恩小惠而變得日漸自私卑劣,只懂指責他人而不自省,令這個小島無力振興,迎接未來的挑戰。那這場選舉,結果如何,又有何意義?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 13 Comments

最黑暗的日子

如果說今年的九月三十日是香港有史以來最黑暗,最教人感到氣餒的日子之一,我沒有反對。 林D9拜官 誠如論者所言,官府在沒人可揀及論資排輩的傳統下,將民望低落的林D9升為政務司司長,著實是教人嘆氣的一著。林氏在任憲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時雖不致一事無成,但對尊貴們及傳媒的對答真的未如人意。嚴格來說,他絕對做到上司要他做的事,但這些事是否合情合理,則真的是見仁見智。最教人不安的,是我們要把一個民望低企,公眾認為不合格的人,接受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重要官員,令「民望越低,官階越高」成為官場的潛規則,怎能教人對本地的發展抱有希望? 外傭官司 外傭居港權官司第一回合已有結果,隨後而來的,相信是連綿不絕的上訴訴訟和民間的猛烈批評。其實,無論結果如何,香港社會及香港人都是大輸家。判決只令外傭有申請居港權的權利,但慣於只顧自身利益而又抱雙重標準的本地人,當然易受唆擺而不問情由地反對,而煽情的反對在當今經濟不佳的情況下,也就更有巿場,如同當年反對內地人有居港權一樣。 其實,香港已沒資格說是一個世界級的城巿,因為本地排外心態重而欠缺包容,既自我本位地反對經濟較落後地區人士移居本地,也因教育環境等問題難吸引好的人才落戶香江,世界融爐包容匯聚不同地方人才的國際大都市,只是官府描述香江的指定形容詞,空洞而沒有意義。回想當年香江出現信心危機時,外地社會有否極端決絕地反對本地人移民?為何那些雙重國籍的所謂有識之士,高舉旗幟叫喊非本地人滾出香江?為何那些無恥而又唯恐天下不亂的政客,肆意挑起群族仇視排外情緒,令本地人日復日地卑鄙起來? 區會大選 看到區會大選的提名表,看到建制派差不多可以一統天下,掌控十八個區議會的大多數議席玩弄扭曲民意;看到吃慣政治綜援的委任議員仍可不知恥地以公帑支持自己落戶社區,再走出來不公平地挑戰現任候選人,以公家錢支援自己參選;看到本地人的品性將被多年的小恩小惠侵蝕而不斷墮落下去,將本地人只重眼前著數,不問是非黑白的價值觀再根深柢固地深深植根於香江人心坎,培養成世界數一數二自私自利目光如豆的族群;看到泛民陣營的終極衰落和不爭氣,預見本地政壇將變成一言堂,凡此種種,怎能令人對香江社會的發展抱持希望?

Posted in 寫我心情, 政經心得 | 2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