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一一區選回顧(十二)

元朗 更要承認,自己對元朗更加不熟悉,也甚少到元朗及天水圍,以下分析,也只以數據推斷,有心人不必太過認真。 十八鄉北 屏山北 廈村 錦綉花園 錦田 鄉村選區,不是現任昔日大勝後無人敢挑戰,就是接班人安排順利過渡,只有十八鄉北傳聞較多;然而,這些區域,自有其一套秩序,姑勿論是地上與地下之安排,幕後的角力,似乎也只與某些階層有關;誰人當選,其他人的興趣自然不大,只是,官府面對某些人入了地方議會而掌握有用資料,應該相當頭痛。 瑞愛 天恒 天耀 嘉湖南 第一大黨及供完會在前三區實力強橫,昔日不是自動當選就是大勝對手,將其他候選人殺個片甲不留,在泛民人力物力十分有限的情況下,自不會有人貿貿然走去挑戰。而嘉湖南建制派候選人已連任多屆,也操控極多區內居民組織,其他候選人實難攖其鋒。 元朗市中心 豐年 水邊 南屏 北朗 元朗中心 鳳翔 建制派及泛民在這六區各得三席平分春色,但在選區劃界有改變下,結果仍值得研究推敲。 豐年 第一大黨現任在上屆殺敗大舊業頭馬的友好後,不但保住議席,得票亦上升,地區勢力已相當牢固。人人力量空降而來,只取前任一系餘蔭,八百票四分一的得票率已相當不俗。 水邊 現任的前豉油女將面對九九及零三兩屆前任議員的一戰,結果現任將得票推高再度大勝,顯見前朝已英雄遲暮,若白鴿有取回這個前秘書長起家區域的情意結的話,機會其實也不大。 南屏 北朗 兩位白鴿現任在選區擴大及加多了樓宇後仍然大勝對手,地區工作值得一讚。南屏白鴿現任自不做尊貴後地區工作沒有鬆懈,自己票數上升之餘,上屆敗後捲土重來的第一大黨對手得票只能略增,看來第一大黨又要換人再來。北朗的白鴿年青人學歷或許不及,但以個人努力及拼勁搭夠,得票增加五百大勝對手,成果得來不易,希望好自為之;對手第一大黨年青人有備而來但火喉稍欠,外型親和力稍差,只取回上屆前輩所剩已算合格,若再狂做四年,可望拉近距離。 元朗中心 第一大黨現任再下一城,將得票大幅提高八百大勝對手,贏得清脆。事實上,這區向為第一大黨老巢,只於零三年大浪時給泛民大舊派的麥狀嫡系偷雞得手,上回第一大黨換人已取回這區,今回人人力量空降而臨拿得差不多三成選票,已是麥狀一系鐵票取回的成績,無法再要求太多。 鳳翔 人人力量大舊系忠實戰友麥狀的大本營,麥氏已連任多屆,今回得票雖然有增長,但上回第一大黨對手再來得票大升六百,兩陣距離已縮窄至二百多票之間,二人下回第三度交戰,應是一場未知鹿死誰手的大戰。 雖然這是人人力量唯一勝出的區會議席,但要證明招牌為廣泛居民接受,似是太倉猝的定論,因麥氏歷經白鴿,四五六同盟,玫瑰及人人力量,亦為多屆議員,在區內知名度較高,亦有地區政績可尋,居民選人多於選黨,故下回若他仍掛這個牌頭出戰,有幫助還是負累則未可料。 十八鄉南 屏山南 新田 八鄉北 八鄉南 鄉事派在這五個鄉村區域勝出殊不出奇,每一屆都只是不同村落不同利益組合相爭而引發的競爭,及地下秩序的微調,泛民當然沒有人也沒人敢到這些區域搞局,泛左中除非如北區等有人已是第一大黨成員,否則也犯不著下去淌混水;然而今屆多了反高鐵骨幹的三名土地正義聯盟社運先鋒搞局,形勢與昔日已不一樣,三人大敗已是預料之內,可他們如何擾亂了另類秩序令票數分佈情況複雜化,及連累有關人等大費週章開支大增,及令一些邊緣人得到實際好處,顯非三人原本意圖及預料之內的事。八鄉北社運健將大敗得票不及一成正常之至,但他的出現令戰果有微妙的變化,令有人快活有人愁,箇中情況及幕後延伸故事,頗堪回味。 天盛 泛左獨立候選人跌票八百輸給豉油黨,個人不熟此區,唯有估計是候選人質素分野及選民求變有關,也可能與兩屆現任議員社區事務曾出錯有關。戰果顯示,豉油的年青一輩,條件較好也願意在區長浸者,特別是非公屋非基層區域,其實未嘗無一戰之力。 瑞華 豉油悍將勝算一直不教人懷疑,但得票率與得票一浪低於一浪,是對手攻勢強勁,是大家知道他必勝而放棄投票,還是居民已對現任看厭思變?側聞高姓對手是前議員助理,能掌握街坊脈胳,成績不差自有原因。公文袋年青人在兩虎相爭下也得不到兩成票大敗,未能漁人得利,選區難度固為主因,落區太遲質素稍欠也有影響。地區政績就更乏善足陳,若未能深耕,下回再在選前九個月才另派人來,後果相信同樣慘淡。 頌華 第一大黨交捧成功,大勝一場,將大舊頭馬擊敗,以其地區政績及妥善安排,不足為奇。雖然選區因劃出新選區令人口及選民大減,但仍阻不了第一大黨強勢。事實上,人人力量成員只在零三年的大浪因市民大表態而僅勝,基礎似嫌不穩,若要重奪議席,要有較大進步才有機會。 悅恩 泛左婦女會骨幹再深耕四年第二度連任成功,多得五百多票拿取接近七成,地盤相當穩固,看來其他人難望其背。即供盟換人一試,得票差不多一樣並無寸進,可見對手箍票之緊,看來泛民要攻下這裏,短期內可能性不高。 富恩 由於即供盟頭領李張枱空降而臨,令選區成為焦點。他機關算盡,先選好供完會友好出事選區務求一擊即中,更將白鴿候選人半推半勸地逼走,面對供完會年青女將,本來信心十足,向焦急區議員進軍,無奈人算不如天算,在輕敵下以百多票僅敗,嘗到從政生涯首次敗仗,冥冥中似真有主宰。 供完會策略得宜,友好出事立即割席劃清界線止蝕,也能早著先鞭落區深耕,更能乘對手過份自信瞧不起自己而一鼓作氣以奇兵打敗強大對手,實以小勝大之良佳例子。泛民失去此區給這小辣椒,要奪回機會相信不大,因李張枱貴為供黨頭領,斷無再來冒險之理,那日後對手更可名正言順攻擊泛民空降非為地區真誠服務,如此局面,翻身談何容易。 逸澤 戰果峰廻路轉兼出人意表。白鴿候選人相信未有想過會勝出,然而對手選前不小心出事,遂將大好連任勢葬送。話說回來,若白鴿現任四年表現未有寸進,泛左以第一大黨或供完會名義強攻,能否輕易連任實未能安枕。這故事仍是老掉牙之教訓:不要行差踏錯,一失足成千古恨,信焉。 宏逸 選區雖然大改,剔走慧景軒而加入天逸邨四座樓,但第一大黨年青後進仍能升票接近六百,以二比一之遙打敗對手,前景看來審慎樂觀。白鴿候選人似倉卒應戰,準備不足下大敗只取二成九選票,難以苛求,再派人打逆境一仗還是放棄這區,是十分困難的決定。 晴景 在天晴邨零八年後入伙下產生的新選區。供完會年青人力敵皆工取勝,以其地區工作模式,只要不出大錯,相信泛民要反勝並不容易。泛民集中搶新選區之策略不能謂之錯誤,然而對手強橫,相信如非候選人質素相當及加倍努力,要打勝仗真的一點也不容易。 慈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 3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