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2

新世紀(上)

隨著一二年特首選戰落幕,無可否認,一個新時代,一個新世紀,已經悄然開始。 姑勿論是豬狼對決也好,最蠢鬥最奸也好,最差對次差也好,這個小圈子選舉終於在一片爭議聲中完結。然而,選舉後遺症與對日後本地政經局勢發展的影響,已令本地社會走向不歸路。是福是禍,真的無從得知。沒有權選擇的香江人,只能透過鍾博士的全港投票計劃聊表意向,稍稍發洩淪為旁觀者的憤怒,可是,君臨天下後,民意為何物,是否重要,如何操弄,已非一般黎民能左右。 多位專家及健筆已就從各個角度分析這次特首選舉的發展,結果及後果,自己不擬狗尾續貂,只寫一點個人的感受和觀感。 政治真象? 雖然只是一千二百人的小圈子選舉,但這次選舉在建制派兩營對決下,竟弄得有點像西方社會兩陣對疊的意味,假戲真做,差點弄假成真,讓萬民以為有票在手,可投票選擇我們的領導人;特別是互相攻訐方面,建制兩營更是奇招迭出,日日新鮮,情節較免費電視肥皂劇劇情精彩百倍。 由兩陣各自由眾多社會賢達殷商巨賈列陣支持,到努力搜羅醜聞罪證,安排爆發攻擊敵陣,再到互相攻訐,實在令市民大開眼界,一睹政治的真確運作與醜陋。其後官府公然引爆十年前的西九評判利益申報事件公然為糖糖發炮,將中立公正等核心價值拋諸腦後,又或是涼營精心部署將對手婚外情、私生子女、僭建等對手缺失逐一揭開,吸引全城集點全力攻擊對手,都使普羅大眾更能認清政治污穢的一面。在選前形勢吃緊時,涼營更牽涉黑金聯手影響情之嫌,為了勝選,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至此,公眾自能對當前本地政治有深入的了解,也對政治人物的言行,有更批判的想法和理解。是好是壞,就由大眾自己去評價了。 看到官府自打嘴巴地自爆懷疑涼氏涉及利益衝突漏報,但沒法也不敢將所有文件公開,就知為何遲遲不訂立檔案法。 延禍深遠 這次選舉兩個建制派陣營為了勝選,無所不用其極,縱使勝負已分,勝方君臨天下擺和頭酒呼籲大和解,但裂縫已成,如撥出的水一去難收,兩陣面和心不和,一派假裝馴服伺機反撲之勢已成,日後的政局,不穩定因素驟然增加,對社會的發展,顯非健康的影響。 而兩陣的好些行徑,已將昔日社會大眾尊崇的界線徹底摧毁,相信日後的選戰,黑材料的揭發只會無日無之,食髓知味下,日後參選人都會竭力搜集潛在對手的不利資料,以備日後戰役開展時引爆。好的,是公眾人物會更為注意個人言行;更壞的,是一些有能力有心志服務社會的人士,會對擔任公職更加投鼠忌器,不是對下任者有戒心,就是對往後給人攻訐心存疑慮。日後本地期望有能之士願意承擔社會公職的願望,將更難實現。 這次選舉因著兩陣的攻訐,令醜聞佔據傳媒版面,政綱與治港理念得不到應有的重視,也令日後選舉更趨向娛樂化及跑馬化,泥漿摔角式的選舉與有關報導也會無日無之成為常態,對政治及選舉生態的影響,其實十分深遠,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應可窺見這種風氣與手法延續的情況及其禍害。 而傳媒歸邊不再抱持中立的態度,明目張膽地為個別候選人站台吹噓助陣,力谷有利消息而將對手的不利消息全力放大,已令傳媒,特別是印刷媒介的生態出現質性的變化。雖然在西方社會,個別報章表態支持個別心儀候選人已非新鮮事,但在一向講求中立客觀的本地傳媒環境中出現這種變化,不知會否影響報章在社會大眾中的地位及公信力。這情況是好是壞,當然要看日後局勢的發展,但昔日標榜中立客觀報章在群眾,特別是教育程度中上人士心目中的形象,是否會毁於一旦,只能拭目以待。 民意調查,也在這次選舉中起了前所未見的推動作用。由於中央將群眾支持度與接受性視為特首人選其中一項必須因素,民意調查結果對選情起著互為因果的作用。一方面,民意調查反映了沒法參與投票民眾的喜惡,為選情設定了議程,逼使候選人因應民調結果而出招;另一方面,候選人也希望影響民調結果,主動配合傳媒作秀及干預調查進行,影響結果的發放。在三二三全民模擬選舉中,民調更成為摧生無票市民投票的催化劑,及給予市民表達意見,特別是對社會現況及政治生態的不滿的渠道。民意調查,在未來選舉日趨開放的情況下,角色將會更加吃重,影響亦將更加深遠。是以,未來各種民調將會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也更受各方的重視和覬覦而多加操縱;而作為一門傳播學的專題,民意週查將會更受各方重視而得到飛騰的發展,也難怪西環對民調視之如洪水猛獸,攻擊無日無之。 最後,官府的取態及所作所為,也不會令人再對公務員政治中立抱任何不切實際的寄望。雖然力拒西環干預和希望打敗西環力棒候選人的行徑會賺得部份人的同情和支持,但站後一點看,官府人過份介入選舉其實並非理想健康的發展;加上指責候選人甲當年的利益衝突事件為候選人乙護航的行徑實在做既不漂亮,也不具太大的說服力,姑注一擲,贏了一啖氣,輸了整體形象與客觀公平的角色,令官府公信力大打折扣,實在是得不償失。 (待續)

Posted in 政經心得, 選戰春秋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