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4

景物依舊

兜兜轉轉,又回到了馬料水工作;想起當初一別,倐忽又已六年,只嘆時光飛逝,歲月不留人,回到偌大的校園,只覺景物依舊,人面全非,並無太大熟悉的感覺。 在校園中首先遇到的思想衝激,是校巴。昔日只要步出火車站,在同一個地方等車,那班車總會帶你到山頂書院;如今踏出車站,只見校巴指示縱橫交錯,單是站頭也至少三處,還要看清楚十多條路線的差別與班次,難免亂作一團,定神一看,車已離開,只能望車興嘆。 與新一代同坐校巴上山,不能不認老。現代的年青人生長於擁有的世界,校車服務已是理所當然,等不到車或擠不上車,多寧願遲到也不願另想他法補救,在車上則易容聽見此起彼落的埋怨聲音,不是乘不上車累他/她遲到,就是車上環境擠逼貼錢買難受;然而,乘車卻並不費他/她們一分一毫。至於只乘一個站的年青人也大有人在,絕少會自己步行一站,讓位予趕上山上的同輩乘車。此外,司機們在開車後好心特意停下來讓幸福年青人可以再上車而不用遲到的情況雖然仍可見到,換來的卻多是冷冷不屑的一眼,一聲謝謝,彷彿已是絕響絕唱。跟校巴司機們閒聊,原來不給這班尊貴未來社會棟樑白眼喝罵或投訴,已是萬幸。 回想自己唸書年代,在那個甚麼也欠缺,甚麼也是稀有的年代,校巴服務當然沒有現在般完善。同學新入學時也許會心生怨憤,然而當大家知道官府對校巴服務並無資助,大學只擠出資源維持有限度服務時,大家總會對長長候車的人龍多一分諒解,少一分埋怨。很多只乘一站的同學會選擇以步行代替乘車,好讓其他攀山越嶺的同學能趕上轉堂巴上落山趕往課室。看到火車站長長的候車人龍,很多人轉作苦行僧,自行走上山中或山頂的課室,那怕是陽光正盛之時;那些日子雖然辛苦,但鍛鍊體力之餘,對學校的一分體諒心情,隱然烙在眾多年青人心坎中。時光流逝,要再找回那種古樸的感覺,相信十分困難。 然而,要現在的年青人完全跟從昔日一套,不太公平,因為人與車的數量倍增,怎樣增加資源也未能滿足所有人的需要,加上氣候變化及地理環境所限,在大熱天時或風雨交加時在空曠的校園中走路,著實是苦差;要一班在成長中不太知道甚麼是欠缺的幸福現代人捱苦,已差不多是天方夜談和極度的苛求。 消失了的心情,消失了的體諒,校園,也抵受不了歲月的洗刷而變,遠離昔日純樸的面貎。

Posted in 寫我心情 | 25 Comments